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三百六十章 新型蠶絲材料閲讀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家人们都没有太多的事情干,听说奶奶要教陆远如何将蚕茧给弄成蚕丝,然后加工成丝绸,顿时都来了兴趣。
于是一家人便纷纷搬着自己的小凳子,坐在空旷的房间当中,听着奶奶开始介绍。
“这养蚕啊不容易,蚕呢!也分为好多种。不同的蚕有不同的喂法,而小远的这蚕茧属于北方的蚕丝,一般相比于南方要粗……”
说到这里,奶奶随手拿起一个蚕茧放在手心里,刚准备继续说下去却停住了话语。
小珊妈和陆妈以及小珊三人坐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这时奶奶忽然停止住,于是大家好奇的凑过去询问。
“老太太怎么了?是不舒服啊?还是……”
奶奶却是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老花镜戴在眼睛上之后看看手里的蚕茧,再次惊呼了一声。
“不对,这蚕茧不对呀。”
听到奶奶的话,陆远不禁是偷笑一声,这当然不一样了,这可是在次元空间里长大的蚕,不过他却并没有说什么。
“这蚕茧跟我平时见到的蚕茧好像并不太一样啊,蚕丝的细密度比平时的更加细,而且你看到了没,蚕茧一圈一圈的绕得十分规整,在它的咬破口处似乎并没有像这些蚕茧当中大多的蚕丝给损坏,而只是将开口处的一些给咬断。”
奶奶这番话让众人听的是一头雾水,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再次拿起了几个蚕茧,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些蚕茧每一个个头基本上都是一样,而且这些蚕茧相比于之前的蚕茧更加的洁白干净,没有一丝丝的污染。
“小远,你这是从哪里搞到的蚕茧?这么干净,而且这么规则。”
陆远早就想好了说辞,沉思了一下之后才开口。
“可能是为了催化剂之后这些蚕变异了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懂。”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怪不得呢,我就说这蚕茧跟我以前接触到的蚕茧好像并不太一样,虽然说已经几十年没有碰过了,但是小时候的印象我还是记得蛮清楚的,以前的蚕茧可不会像现在这么看起来又好看,又规整的,这下想要抽丝的话就更简单了。”
爷爷在一旁听的也是一头雾水,不过他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他更在意的是什么时候才能收到要做机器的事情。
“我说老婆子,你讲这些东西有啥用啊?赶紧的把机器该怎么制作说一下,我好下手去做啊。”
“你这老头子急什么?我得说完了之后你才能够知道这蚕茧是如何加工成绸缎的嘛。”
奶奶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老爷子,顿时对方也只能郁闷的躲到一旁叼着自己的烟杆闷闷不乐地抽起了烟。
接着奶奶又将如何将蚕茧变成蚕丝,然后将蚕丝变成绸缎的事情通通的说了一遍,陆远心中也是稍微的有些了解。
蚕茧要想弄成绸缎的话,基本上要经过以下几个步骤,首先是第一步的缫丝,这也是最原始的一种方法,现在也是传统的手工业当中必要的一种做法,这样一来的话不会破坏蚕丝的完整性,而且能够让整条蚕丝看起来更加的平整不会出现有打结的现象。
缫丝是整个制作方法当中比较关键的一步,需要用到的就是缫丝机。由于现在电力机位的匮乏。陆远也只能是使用最古老的方法用人工来进行制作,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工作效率就极大的降低了。
缫丝机的原理基本上就是讲数十个蚕茧给铺在一个滚轮上,通过手摇的方式将蚕丝一点一点的从蚕茧当中抽出来,然后材料在滚筒上接着将几根合并为一根。这就是常见的缫丝步骤了,这种丝线可以大大的提高衣物的坚韧程度。
缫丝机制作完成之后就要使用到另外一种工具,那就是放在织布机上进行纺织,而传统的织布机分为纵横两道,其中还需要用到一种更加古老的东西,就是梭子,也称为飞梭。
陆远在一些纪录片当中看到过这种织布机,现在的新款织布机也是使用的这种方法,只不过用机器代替了人工,速度提高了不少,陆远对这方面也是很熟悉,不过想要自己制作织布机的话就比较麻烦了,不过好在他们的机器厂当中有这种织布机。
至于接下来的染印过程,就是需要一些染料来进行,不过陆远认为这一步似乎可以省略掉,毕竟他们现在主要是以添置衣物为主,对于外观和美观程度并不是很在意。
爷爷算是最高兴的一个了,因为他得到了整个机器的制造方法以后,顿时心中有了一个大概,跟奶奶商量了一下之后,确认了制作过程,老爷子便躲在了小房间里开始进行制作。
陆远有心想去看看爷爷是怎么弄的,但是却被老爷子因此拒绝了。
“你小子不是瞧不起老爷子我的手工吗?这回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手工劳动者。”
陆远一阵无语,也只能任凭老爷子自己摸索去。
第二天一早,老爷子就兴奋的冲到了陆远的门前。
“小远呢,起床了没有啊?缫丝机已经做好了,你赶紧出来看看吧。”
听到这话,陆远激动的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披上自己的外衣之后穿着拖鞋便出了门。
只见客厅当中摆放着一台造型古怪的机器,跟自己想象中的出入有些大,奶奶也是一脸无奈。
“这……这就是缫丝机?”
“是呀,怎么?你小子看不上老头子我的手工。”
陆远赶紧摇头,他可不想惹老爷子,毕竟人家现在可是用了一整晚的功夫才弄出来这东西,现在要是说一些什么打击他的话的话,估计老爷子心里肯定是相当的受伤。
好歹的东西还算是可以,虽然造型古怪,但是用起来却是相当的顺手。
简简单单吃完了早饭之后,一家人便围着奶奶坐在了跟前,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的都是蚕茧。
第一女将
奶奶通过手摇柄一点一点的将丝线给抽出来,放置在滚筒上,很快数十个滚筒上就已经采满了一圈又一圈的蚕丝。
接着又通过手摇机将这些蚕丝一点一点的拧成生丝。
陆远端着这些生丝心中一阵感慨,接着他迫不及待的将这些生丝给拿到了对面的纺纱厂当中。
当纺纱厂的厂长看到陆远手里的这些生丝的时候,顿时感觉一阵错愕。
“老大你这……这是哪弄来的生丝呀?看起来质量真不错啊。”
陆远神秘的一笑:“这是个秘密,不过接下来大家应该很快就会用上这些东西了。”
“太好了,我们正愁着没有做面料的材料呢,没想到您就给解决了,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行了,赶紧的,找人把这些生丝给弄起来,看看加工出来的布料如何。”
“好的,我这就去找人,您稍等一下。”
纺纱厂的厂长一路小跑,离开了厂区觉得又找来了几个浑身哆哆嗦嗦的工人到了近前介绍了一番。
几个人两三个小时的忙碌之后,第一批生丝终于是被加工成了绸缎,一段长十米,宽两米的绸缎整整齐齐的从纺织机上运了出来。
整条布看上去银光闪闪,摸上去手感十分的舒适,陆远虽然以前也接触过真丝的面料,但是跟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织布的最后一节有点毛刺,厂长准备拿剪刀给剪断最后的毛刺,然而拿出剪刀来剪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这些绸缎的硬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才终于将这两米长的绸缎给剪断,然而整个剪刀上已经是遍布着豁口。
“这……这到底什么事呀?竟然这么坚硬?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绸布!”
陆远也是倍感诧异,他没想到这些蚕丝的硬度竟然会如此之大,费了一把剪刀才将这些事先给剪开。
不然陆远想到这些蚕丝可是自己在次元空间当中弄的出来的,并没有使用外面的催化剂,跟外面的蚕丝相比起来的话,肯定就这出乎常人的想象。
“对了,拿刀试一下来看看这东西能不能挡得住刀刃?”
说在陆远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准备将这布皮扎一扎,但是厂长却是看着一脸肉疼的模样。
“陆老大,先别,这东西咱们随便找点边角料试就行了,没必要对整个绸缎来试呀,太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放在末世之前的话,绝对是价值连城。”
听到这陆远也只好点了点头。
找了一些边角料测试了一下,匕首狠狠的挥下去,绸缎却依然光洁如新,上面甚至连一根毛刺都没有,显然挡住了这匕首。
“竟然这么结实,这玩意儿要是你在衣服上的话是不是能够当防弹衣了?”
二人都被震惊了,厂长准备开口说要下这些绸缎,但是陆远已经带着绸缎回了家,他拿出了枪,对准绸缎的衣角扣动了扳机。
“砰”在一声枪响之后,绸缎上破了个洞,但是绸缎后面的墙壁上却并没有太多的伤痕。
“看来防弹还是做不到,不过结实程度确实已经相当可以了,如果多加几层的话,挡住子弹应该是没啥问题的。”
陆远打算用这绸缎跟家人们每人做一条衣服。
要是想做衣服的话还得找个奶奶,他这里的工具却并没有什么能够轻易将这料子给划破,这就让陆远有些不爽了。
想了一会儿陆远只好是拿起了一把玻璃刀,在玻璃刀的刀尖上是一颗细小的金刚石,用这枚金刚石来切割其他东西的时候,基本上是无往不利,丝绸也终于是没能顶得住,轻易的就被划开。
将绸缎提交给奶奶。陆远打算将这项技术给普及下去,至于下面的人能够做出多少,那就看他们了,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打算白送,而是选择让这些人以工作的形式来换取这些金贵的蚕丝。
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机械厂的厂长,对方也是欣然表示同意,这种东西虽然说产量上不去,但是经过一番测试之后,发现御寒的能力却远超普通的棉衣,加上这材料十分的耐磨,穿个几年基本上都没啥问题,如果是双层的话,中间甚至能够形成相当强的隔热层。
配以棉服的话可以减少棉衣的重量,而且达到保暖的效果。
很快陆远卖蚕丝的事情便传开了,大家早就等着能够穿上厚实的衣服了,都兴奋的打听着什么时候开始兑换。
辉煌铁拳道
消息发出去之后,大家的热情都变得相当的高涨了,蚕丝厂里也是迎来了新一轮的订单,厂长忙的是不亦乐乎,但是却异常的高兴。
很快,陆远手里的那数百公斤的蚕茧就已经被全部给弄回去,只不过大家现在都成了他的雇佣,厂里面现在也基本上都在加工陆远的这批蚕丝,不过需要给陆远抽成,代价就是做好的衣物。
很快,陆远又再次闲下来了,但是他也闲不住了,心里还是惦记着后山的那些木材,这些木材他必须得尽快的带走,不然的话被西区的人今天拿一点,明天拿一点的话,迟早要掏空他的这些家底。
这一天陆远,趁着夜色来到了外面,后山的风依然很大,只不过该刮的砂石都已经被刮走了,现在只是凌厉的寒风吹的人浑身发冷。
不过今天陆远穿的那个可是真丝面料的羽绒服,在这个羽绒服的保护下基本上感受不到寒冷,只要将衣服的拉链给拉好,任凭外面的寒风有多凛冽,他的身体当中依然是一片火热。
看到附近没有人,陆远悄悄的走到了木材厂附近,轻轻的意念一动,木材堆当中的木材一点一点的全部被他搬到了次元空间里面。
轻轻松松的解决了这些木材搬运困难的事情,陆远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
不过,第二天西区那边就立马传出来了情况,毕竟他们的木材基本上要被燃烧殆尽,现在只能靠着去后山偷木材的情况来维持。
但是到了后山之后才发现后山的木材不知被谁一夜间搬空,这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