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81章 打敗過緒方一刀齋的男人?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这道突如其来的大笑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论是以绪方为首的观众们的注意力,还是水野等人的注意力统统都被这大笑给吸引。
水野的反应和观众们相比更大一些,脸上直接挂起了错愕之色。
众人直接将目光集中在了刚刚发笑的人身上。
说来也巧——这人刚好就坐在绪方的右后方,离绪方很近。
绪方只需把头一转就能看清此人的样貌。
左腰间规规矩矩地插着打刀和胁差——是一名武士。
面庞上掺杂着几分沧桑的气息,年纪大概在30岁到35岁的这个区间内,身高换算为地球的长度单位后大概为1米57,身材相当壮实。
可以看出是一个长年累月在太阳下暴晒的人,身上的皮肤晒得相当黝黑。
留着总发,根据他头上这乱糟糟、这里翘起几根头发、那里竖起一团、根本就没有好好整理过的头发,不难判断出此人应该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似乎还是一个旅人,没有着袜的双脚,以及草鞋和绑腿都沾着不少的泥巴。
并不算多么帅气和丑陋、只能算是平平无奇的脸,却有着2大特点。
第一个特点——嘴特别大。
绪方的拳头可能放不进此人的口中,但像阿町这样的女孩子的拳头若是想要放进此人的嘴中的话,倒应该是绰绰有余。
第二个特点——双眼亮晶晶的,炯炯有神,眼眶中所装着的似乎不是眼珠,而是两团正向外冒着火光的火焰。
在这名壮汉的大笑声落下后,水野微微皱起眉头,朝这名刚才发出大笑的壮汉问道:
“不知足下因何发笑?”
“我为京都的六大剑馆的实力不过如此而发笑!”这名壮汉有着很重的口音。
绪方对于口音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研究,没法从这名壮汉的口音中判断出此人来自何地。
听到壮汉的这句嚣张至极的话,水野的脸立即就黑了下来。
“你和刚才的那人一样,也觉得我的实力平平吗?”
“不不不。”壮汉摇了摇头,“我和刚才的那人可不一样。”
“刚才的那人被你们千学馆收买了。而我没有。”
壮汉的这句话,让水野的脸色瞬间一变。
但在脸色发生变化的下一瞬,水野便迅速整理好了脸上的表情与神色。
“……足下,我可没有办法将这样子的污蔑当作没有听到。”
壮汉没有去应水野的这句话,而是嘴角一扯,发出一声嗤笑,随后再次高声道:
“水野大人,我猜——你应该没有握过真刀、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吧?”
壮汉此言一出,一直跪坐在道场一侧的一名弟子便像是忍无可忍了一般,涨红着脸朝这名壮汉喊道:
“我们师傅的实战经验之丰富,远超你这样的土包子的想象!”
这名壮汉不修边幅、身上脏兮兮的,还操着口浓郁的异地口音——这副模样的确是和“土包子”这个词汇完美契合。
壮汉没有理会此人对他的这“土包子”的嘲讽称呼,只双手抱胸,淡淡道:
“那请问——你们的师傅有和什么厉害人物交手过吗?”
“砍倒几名手无寸铁,或是不懂剑术的普通人所积累起来的经验,可不是实战经验啊。”
“我们师傅曾经打败过刽子手一刀斋!”这次换成另一名体型偏瘦的弟子高声道。
此人的话音刚落,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静静吃瓜的绪方和阿町脸上的表情瞬间就精彩了起来。
尤其是绪方——藏在天狗面具之下的脸,其神色变化光用“精彩”这一词汇来形容都已有些不够格了。
“哦?”那名壮汉扬了扬眉,“刽子手一刀斋?可是那个人斩逸势?”
“没错!”仍旧是那名体型偏瘦的弟子高声应答着,“就是那个犯下弑君大罪、斩人无数的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
在弟子高呼“我师傅打败过刽子手一刀斋”时,水野全程保持着一副淡定、平静的模样,没对弟子的话做任何反驳——这副模样算是变相默认自己的弟子没有说错话了。
壮汉的脸上此时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感兴趣之色。
“不知可否将你们师傅打败刽子手一刀斋的全过程说来给我们听听?”
“……我来给你说说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水野,此时终于出声道,“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因一些私事而外出前往京都的洛外。”
“就在京都的洛外偶遇到了那时刚好正在被官府四处追捕的绪方一刀斋。”
水野的口才不错,说起故事来既清晰又有条理,讲话节奏抑扬顿挫。
水野用简单的几句话概括了下他是怎么和绪方一刀斋在野外碰上,以及是怎么和绪方一刀斋打起来的。
他给出的理由是——他是一个正义感极强的人,难以容忍绪方一刀斋这样的弑君之人逍遥法外,于是高举义剑,准备替天行道,诛杀绪方一刀斋。
水野他将更多的口沫,留在了他和绪方一刀斋的战斗上。
“绪方一刀斋所用之剑术,是只在出云广濑藩这一隅小范围流传的剑术——榊原一刀流。”
“榊原一刀流这一剑术不过只是一流传范围狭窄、根本不入流的平庸剑术而已。”
在说到这句话时,水野满脸的傲慢。
“在实用性和威力上都远不如我钟卷流。”
“而绪方一刀斋的实力也同样不如我。”
“在经过了几个回合的缠斗后,绪方一刀斋便渐渐落入了下风。”
“最终在我的一记横扫下,绪方一刀斋被我砍倒在地,彻底败下了阵来。”
“只可惜呀,最终还是让绪方一刀斋给逃脱了。”
“绪方一刀斋在被我砍倒在地后,便跪在地上,祈求着我放他一条生路。”
“我被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给搅乱了心智,一时心软,给了他可乘之机。”
“绪方一刀斋趁我不备,抓起地上的一把泥土朝我撒了过来,蒙住了我的视野。”
“而他则趁着我视野受阻的这短短时间内逃走了。”
“所幸的是——绪方一刀斋在从我手中逃走后没多久,便被官府的人给抓住了。”
在静静地听水野讲完他的故事后,那名壮汉耸了耸肩,用带着淡淡嘲讽口吻在内的语气说道:
“水野大人,虽然你讲的这故事很是生动,但口说无凭,我怎么能确定你是真的有和天下闻名的刽子手一刀斋交过手并将其打败呢?”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官府下发给我的嘉奖状给你看看。”水野轻声道,“说来也巧,京都的大番头——阿部利里当时刚好正在现场。”
“阿部大人当时刚好正率领着麾下的官差们到洛外抓捕一名罪犯。”
“刚好碰上了我,并全程见证了我与绪方一刀斋的这场战斗。”
“虽然我最后没能成功杀了绪方一刀斋或是将绪方一刀斋生擒,但阿部大人还是下发了一张感谢状给我,对我这种愿挺身而出、对抗凶恶贼人的义举表示感谢。”
“你若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将这感谢状拿来给你看看。”
说罢,水野偏转过头,朝坐在道场边缘的一名弟子喊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281章 打敗過緒方一刀齋的男人?鑒賞
“山本!去将阿部大人给我的感谢状拿来!”
“是!”
这名弟子高声应和了一声后,便快步离开了道场。
等返回道场后,他的手中已多出了一份深绿色的卷轴。
水野接过这份卷轴,然后缓步走向观众席。
“这就是阿部大人给我的感谢状。”水野一边说着,一边将这份感谢状递给身前的观众们,“若有谁不信我刚才的话的,大可尽情翻看这感谢状,我的话有可能是骗人的,但我想这感谢状上所印着的官府印记应该不会骗人吧?”
对水野刚才所说的那番言论抱有几分怀疑的观众们连忙接过水野递来的感谢状,然后仔细地查看着。
“是真的!上面真的有官府的印章!”
“还有大番头阿部大人的署名!”
……
认得官府印章的观众们发出着此起彼伏的惊呼。
一些原本对水野刚才所讲的故事抱有些许疑惑的观众,此时疑心全消。
在这份感谢状传阅到那名壮汉的手中后,这名壮汉便立即看到了这份感谢状上所印着的官府印章。
看到官府的这一印章后,这名壮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在其他人都在传阅这一感谢状时,阿町悄悄地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绪方,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朝绪方说道:
“阿逸,你现在的心情如何?”
绪方和阿町都没有去看那份感谢状。
因为根本没有去看的必要,这个世上还有谁能比他们俩更清楚“水野大战绪方一刀斋”的这一事是造假的?
因为绪方戴着只露出一对双眼的天狗面具的缘故,阿町看不到绪方现在的表情。
但她也大致猜得出绪方现在的表情大概会是什么样的。
“……还能是什么心情?”绪方用平静得有些诡异的语气应道,“当然是非常生气了。”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281章 打敗過緒方一刀齋的男人?展示
“这个水野真是过分啊……”阿町此时也用着不悦的语气低声说道,“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真是什么故事都编得出来啊。”
“不,我不是在为他扯谎说他打败过我而感到生气。”
“虽然这件事同样很气人。”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81章 打敗過緒方一刀齋的男人?
“但主要惹我生气的事情……是他刚才说榊原一刀流是不入流的剑术。”
说罢,绪方缓缓站起身来。
突然起身的绪方,令他水野、那名刚才一直质疑水野的壮汉,以及坐在绪方身旁的阿町都面露错愕。
“水野大人!”
绪方冲水野高声道。
“您竟然能打败绪方一刀斋,实在是太让我敬佩了!”
“我对于您这样的高手,一直都非常地景仰!”
在绪方这番话音落下后,原本挂在水野脸上的错愕之色渐渐消散。
几分淡淡的笑意将消散的错愕之色取而代之。
“谢谢……”
误以为绪方只是一个景仰他的崇拜者的水野,连道谢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便被绪方的下一句话给打断:
“水野大人!我想向您讨教几招!”
“嗯?”错愕之色重新出现在了水野的脸上。
“跟自己所崇拜的人学习一二——在下正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前来此地。”
说罢,不待水野做任何的回应,绪方便跨过观众席,缓步走到放置在道场边缘的一处刀架旁,取下一柄木刀,并缓缓站到了水野的身前,摆好了中段架势。
对于突然想要讨教的绪方,水野先是稍稍一愣。
刚想出声婉言拒绝绪方的讨教请求,水野便突然注意到了绪方的站姿和握剑手法。
在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了绪方的站姿与握剑手法好一会后,水野微微一笑:
“既然足下诚心讨教,那在下就指点足下一二吧。”
说罢,水野将手中的木剑重新竖起,摆好中段架势,与绪方相对而立。
本想拒绝绪方的讨教请求的水野之所以会突然改变主意,是因为他注意到了绪方的站姿与握剑手法都相当地业余。
即使是对剑术没有什么太深造诣的“小白”都能看出绪方的站姿和握剑手法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坐在道场两侧的不少千学馆弟子此时都抖擞精神,准备坐看此人被他们师傅轻松击败的景象。
而观众席上的不少观众也有着不少能看出绪方的站姿和握剑手法有问题的人。
这些观众此时也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观众席上唯有两人的表情与周围人不一样。
这2人的其中一人是阿町。
在看到绪方摆出这种连她这种不擅长剑术的人都能看出非常糟糕的站姿与握剑手法后,阿町便明白绪方打算做什么了。
阿町将她的那面团扇压在自己的唇上,遮盖住自己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另一个表情和周围人不同的家伙,则是那名刚才一直质疑水野实力的壮汉。
在见到绪方持剑而立后,这名壮汉的眉头便微微皱紧。
他从绪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种不协调感。
但他又说不上来这种协调感从何而来……
“足下。”水野的脸上重新挂起了那抹云淡风轻的微笑,“准备好了吗?”
“随时候教。”绪方轻声道。
“我上了!”
心中已经认定绪方是颗好捏的软柿子的水野,没有跟绪方多做对峙,一边大喝着“我上了”,一边朝绪方猛冲而来。
水野最喜欢这种能帮助他在大庭广众下彰显勇武的对手了。
在朝绪方扑去时,淡淡的喜意与得意之色在水野的脸上浮现。
望着身形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急速放大的水野,绪方的双眼微微眯起。
原本微微浮起的后脚落回到地面,并在地面上扎实。
稍稍改变了握剑的双手的位置。
并将自身的重心一改。
绪方他那原本惨不忍睹的握剑手法和站姿,在近乎一瞬获得了纠正,变得标准至极。
而绪方自身的气势,也随着握剑手法和站姿的纠正而瞬间一变。
望着在一瞬之间纠正了自身架势、身上气势突变的绪方,观众席上的那名壮汉的双眼陡然瞪圆,脸上布满难以置信之色。
而正与绪方对阵的水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绪方身上的这一变化。
但是——已经晚了。
他的剑都已经挥出去了。
绪方使用垫步,朝右一个踏步,躲开水野的这记下劈。
在躲开水野的下劈的下一瞬,绪方展开了反击。
榊原一刀流·龙尾!
绪方手中的木刀自右向左朝水野的左脸颊扫去。
木刀的刀刃精准地斩中水野的左脸颊。
水野横向飞出近1步远的距离后,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寂静……
满场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场中的所有人,震惊的望着仍旧维持着出剑姿势的绪方,以及已经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水野,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片刻之后,急促的呼吸,犹如鼓风机一般,在场上各处响了起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