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38、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的寶寶(6500字求個月票)熱推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更换纸尿裤的过程很顺利,只是要先用温水擦一擦陈子佩的小屁股,小小憨包很享受这个“服务”,被擦拭的时候开心的蹬着小腿。
“嗨呀,你也知道舒服呀······”
大概是卧室里其他人的原因,这个时候的萧容鱼简直就像是陈子佩的亲生母亲,换完尿不湿以后,萧容鱼还俯下身子在她脸上甜甜的吻了一下。
柔顺的长发顺着肩膀垂下来,有几缕垂在陈子佩的眼前。
陈子佩伸出手臂想抓住,或许是“妈妈”的头发太丝滑了,又或许是她的力气太小了,总之抓了好几次都没有抓紧,最后慢吞吞的抬起头,冲着萧容鱼憨憨的叫了一声“喔~”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38、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的寶寶(6500字求個月票)閲讀
“这个习惯不好,乖宝宝是不会薅头发的。”
萧容鱼完全带入了角色里,还“严肃”的教育了一下陈子佩,然后拿起手机翻了翻,看看自己休息的这段时间里,国内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美国和中国昼夜相反,当萧容鱼在雨声中沉沉睡去的时候,国内正好是白天。
母亲吕玉清发来信息,找奶妈再次失败了。
那个条件不错的小学老师,她到了建邺后立刻改变了主意,表示丈夫筹到钱了,所以自己也就不打算给其他孩子喂奶了。
前几天刚到美国的时候,萧容鱼看到这些信息还会皱着眉头,不过现在她都已经习惯了。
甚至,萧容鱼在内心里还有一丝不愿意承认的“庆幸”,如果这个奶妈面试成功,陈子衿以后就有奶吃了,那陈子佩怎么办?
“对等交易”仿佛是一块窗户纸,这让萧容鱼能够心安理得的抚育小小憨包,至少面对陈汉升的时候,她能够摆出一副“我不愿意欠着沈幼楚”的姿态。
一旦这层窗户纸捅破了,萧容鱼看了看身边的婴儿,这个憨宝宝也睁着黑漆漆的小桃花眼,怔怔的看向自己,眼神里没有一点点陌生和防备,满满都是信任。
“哎~”
萧容鱼叹了口气,替陈子佩擦了擦嘴角无意识吐出来的口水,继续翻着短信。
下面就是吕玉清的分析了,因为三番五次出现这种情况,本来谈妥的奶妈在最后时刻突然变卦,老萧两口子都反应过来了,这是有人在搞鬼吧。
最值得怀疑的就是陈汉升了,他有动机的同时也有能力,但是光凭他一个人还是不够的,家里肯定还有通风报信的“奸细”。
吕玉清猜测了好几个人,比如说陈兆军,比如说王梓博,比如说陈岚,甚至还有可能是边诗诗不小心泄露出去的······
萧容鱼看罢短信,一手抱着小小憨包,一手“哒哒哒”的给母亲回着信息。
萧容鱼:妈妈,你休息了吗?昨天晚上我睡得比较沉,刚刚才起床。
吕玉清很快就回复了,看来她还没有休息。
吕玉清:我还没睡呢,不过小小鱼儿吃完奶已经闭眼了,今天没办法视频。
萧容鱼:没关系,那等她起来后再看,还是沈幼楚带着宝宝睡觉的吗?
吕玉清:是,她今天还帮宝宝洗了澡,两人相处的很融洽,我有点担心陈子衿越来越依赖沈幼楚了。
吕玉清这条短信发出去以后,萧容鱼过了一会才回过来。
萧容鱼:宝宝心思很纯净的,谁对她真心的好,她感觉到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依赖感。还有,既然这次别人又不同意,你和爸爸不要再找奶妈了,因为我很快就回国了。
吕玉清:你以前说过这个事,爸爸妈妈知道了,真希望你快点回来,结束这段混乱不堪的日子。
萧容鱼:妈妈你早点睡吧,不要担心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结束和母亲的对话后,萧容鱼默默坐了一会,虽然比较确定沈幼楚会照顾好小小鱼儿,但是心里依然会想念她。
“对了······”
萧容鱼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突然把小小憨包放在了床上,打开摄像头对着小小憨包“咔嚓”一下拍个照,然后发彩信传输给了沈幼楚。
这只是小鱼儿的临时起意,她想着等到沈幼楚睡醒以后,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应该很开心吧。
白月光还是那个白月光,纵然陈汉升带给她很多眼泪,其实她的内心永远甜美和可爱。
不过让萧容鱼吃惊的是,没多久自己手机也“叮”的一声响,原来沈幼楚同样没有休息。
萧容鱼打开手机后,赫然是一张小小鱼儿熟睡的彩信照片。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小小鱼儿睡得好香啊,胖乎乎的脸蛋挤着枕头,粉润的小嘴巴微微张开,两只小手还握成了拳头状,自由舒适的摆在脑袋两侧。
萧容鱼还以为要等到闺女醒了才能看到呢,这出乎意料的惊喜让她瞬间热泪盈眶。
不过与此同时,萧容鱼怀里的陈子佩也看到了,她也盯着手机屏幕入神。
“这是······嗯······”
萧容鱼平复一下心情,她在想着如何介绍小小鱼儿。
从出生年月来说,陈子衿应该是姐姐,但是萧容鱼在叫出口之前,其实她犹豫了很久。
“这是······这是姐姐呀,子佩叫姐姐······”
不过最终,萧容鱼还是把“姐姐”讲了出来。
陈子佩并不明白,这声“姐姐”不仅仅因为她比陈子衿小11天,其实还包含着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
这一层心理枷锁不知不觉的脱落后,萧容鱼也很自然的就和沈幼楚发起了短信。
萧容鱼:你还没睡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38、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的寶寶(6500字求個月票)
沈幼楚:嗯~,我刚刚在看奶茶店里的资料,出了一点点事情。
萧容鱼知道沈幼楚名下有家“遇见奶茶店”,不过两人现在的关系,暂时还不好过问其他事情,所以话题仍然固定在这对小姐妹身上。
萧容鱼:今天你带陈子衿去哪里玩了呀?
沈幼楚:还是在楼下晒晒太阳,陈子衿好乖。
萧容鱼:我觉得她太活泼了,你闺女才乖呢。昨天晚上我带着陈子佩睡觉,整个晚上她都没哭过,我来美国后第一次没有失眠。
沈幼楚:我带着陈子衿睡觉,听着她的呼吸声,心里也会很踏实。
萧容鱼:看来我们都是一样,希望你今晚继续睡个好觉。昨天的小雨停了,空气很清新,我打算带着陈子佩去附近的公园走一走,晚安。
沈幼楚:谢谢你,晚安。
这是一次很平淡的对话,萧容鱼聊天时都没有察觉出来,直到结束以后,她才蓦然想起来对面是沈幼楚。
“我和沈幼楚······”
萧容难以置信的对自己说道:“已经能够互道晚安了吗?”
“咚咚咚~”
萧容鱼的思绪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原来是梁美娟提醒儿媳妇出去吃早餐了。
“算了,还是先不想这些吧。”
萧容鱼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出门和婆婆梁美娟、保姆林阿姨、还有朱赛雯打着招呼,唯独看都不看陈汉升。
萧容鱼能够接受陈子佩,因为小小憨包只有六个多月,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无辜宝宝。
萧容鱼能够和沈幼楚对话,因为她帮忙照顾了自己的女儿,或者说沈幼楚其实是一名受害者。
但是,她没想过要原谅陈汉升,至少目前是没有想过的。
陈汉升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所以萧容鱼出来以后,他只是亲了亲女儿的小脚丫,然后端着电脑默默的走回书房。
始作俑者,需要承受这些白眼的。
······
吃完早饭以后,萧容鱼果然带着陈子佩去公园散步了,不过同行的还有梁太后、朱赛雯和林阿姨。
陈汉升出来倒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幽幽的感慨道:“热闹是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还不算完,梁美娟和萧容鱼她们中午居然都不打算回来吃饭了,而且要不是下属朱赛雯偷偷的通知,陈汉升还在傻等着开火呢。
小朱同学还是很关心大老板的,她偷偷的询问要不要带点面包回去。
“不用了。”
陈汉升回复道:“你要学会融入她们的小团体里,学会一起孤立我,我无所谓的,再说你boss过来了,我和他们在闲聊。”
“曹董来了呀。”
朱赛雯听说后还是挺高兴的,她原来是曹建德团队的直接下属,所以boss一直是曹建德。
不过因为seven同学能力突出,英语水平很高,再加上又是建邺的大学毕业生,还有和“陈handsome”相似的名字,所以就被调过来当大老板的贴身秘书了。
曹建德和陈汉升领导风格有些相似,两个人都比较幽默,不过陈汉升是大老板,他很少搭理小问题,差不多就OjbK了。
老曹很多时候对细节方面比较讲究,体现出一个职业经理人该有的素质。
······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四个大人和一个宝宝从外面回来了,大家发现沙发上除了陈汉升以外,还坐着两男一女。
他们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西装革履穿着比较正式,气质沉稳亲和,形象也比较健康,一看就是企业的高管。
“妈,这是我同事曹建德、黄立谦和许月梅。”
陈汉升简单介绍一下名字,职务全部用“同事”替代,三个人都客气恭敬的和梁太后寒暄。
陈汉升没介绍萧容鱼和陈子佩,老曹他们也没有贸然打招呼,不过眼神里已经有善意和礼貌发散出来了,一个个都很精通社交礼仪。
“刚刚谈到哪里了?”
等到梁美娟和萧容鱼各做各做的事情后,陈汉升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谈完网络公司的上市问题。”
黄立谦笑着说道。
“对。”
陈汉升点点头:“这件事你们三个要互相协助,老黄是网络分公司的董事长,老曹是总部的董事,许姐是财政总管,不许出一点纰漏,全国人民都在看着呢。”
三个人都肃然应下,他们前阵子一直在香港筹划购买空壳公司的事情,回国前转来美国这边看看大老板,顺便汇报一下工作。
至于陈汉升为什么说“全国人民都在看着”,因为当初果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选择在港股上市的时候,可以说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现在正处于互联网经济的升温时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不仅成为互联网创业者的最大荣耀,公司市值和创始人身家也会翻好几倍,毕竟那个时候的计算单位是“美元”。
尤其果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里面囊括了果壳社区、果壳快播、果壳云、果壳商城等时下最火热的互联网产品,总注册用户接近两个亿,日活跃用户超过百万,不管在哪里上市都会成为资本追逐的宠儿。
不过。陈汉升在果壳系里拥有说一不二的话语权,他决定在港股上市,那就是在港股上市,谁不服谁就收拾东西离开。
也有财经记者采访时问过原因,陈汉升回答自己对国内经济发展很有信心,追求长期可持续发展才是果壳网络上市的最终目的。
这种公开的套话自然没人相信,陈汉升在董事会高层倒是讲过实话,有三点原因: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38、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的寶寶(6500字求個月票)相伴
一是在纳斯达克上市需要接受国外资本的隐形注入,短期内倒是无所谓,时间一长就会被慢慢控制,从而影响整个企业的运作。
换句话说,赚钱还是赚钱,但是有些东西创业者也没办法了,最明显的就是新浪了。
瞅瞅新浪微博15年以后都烂成什么B样了,陈汉升让王兴筹划“果壳微博”,他就是不想看到那恶心的一幕。
二是陈汉升对国内经济真的很有信心,对国外的投资者反而没什么信心,而且中美之间必然有贸易争端,到时那些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私营企业,处境会非常的艰难。
所以10年以后,当贸易竞争展开的时候,网易、京东等等这些以前在美股上市的互联网大企业,纷纷选择退市然后在香港重新上市。
三是陈汉升担忧果壳的盘子越来越大,当14亿人口的生活里离不开“果壳”标签的时候,在港股上市能够让所有人安心。
因为那样就意味“根”还是留在国内的,2007年的时候“移民”还是个高端词汇,好像移民了国家就拿你没办法了。
不过随着全球经济的一体化,移民就显得很可笑了,背靠大树才好乘凉,陈汉升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但是他还要为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这两个心肝宝贝,作出几十年的长远考虑。
有了孩子以后,就算是百无禁忌的痞子,也会有了放不下的牵挂。
所以果壳才选择在港股上市,初始发售大概5亿股,开盘价每股应该在20元到30元之间,定盘价应该在30元到40元之间。
果壳的股票必然是被疯抢的,就好像腾讯港股开盘价是3.7元一股,2021年都700多元一股了。
不过,陈汉升自己就要占据2.5亿股以上,不管在哪里上市,他会牢牢抓住企业控制权的。
聊完了企业上市问题,陈汉升他们又谈起了其他事情。
比如,黄立谦担心果壳微博会从果壳社区分流,陈汉升表示无所谓,果壳体系是一个完整的生态链,分流也还是在一个篮子里。
又比如说,许月梅吐槽现在的房地产行业真是疯狂,去年还有专家批评果壳电子发展速度太快,根基可能不太稳。
这些批评家是没见到今年的房地产,昨天还是普通包工头,今天瞬间就成为千万富翁了,许月梅就在感慨这个社会太不正常了,老百姓辛辛苦苦一辈子都赚不了100万,房地产商买卖地皮就能赚几十个亿。
曹建德眼光更务实一点,他比较关心大老板什么时候回建邺,视频会议再方便,也不如亲自汇报。
“我嘛······”
陈汉升顿了顿,他瞟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萧容鱼抱着陈子佩在里面看着做饭。
小小憨包经常被梁美娟逗得笑起来,“咿咿呀呀”的小奶音在温馨的回荡。
陈汉升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然后回答道:“我大概月底会回建邺。”
陈汉升肯定要离开美国一段时间的,因为这边的情况慢慢趋于稳定,更重要的是,他要创造一个让萧容鱼和陈子佩这对“母女”单独相处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萧容鱼会慢慢的把陈子佩当成亲生女儿,陈汉升在这边多少还是有些碍眼的,因为小鱼儿每当看到他,就有一种被拽进残酷现实的背离感。
“月底的话,也就只有10天左右了。”
曹建德颇为兴奋,哪怕大老板在办公室里看看AV,老曹做事心里也更有底气。
······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1038、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的寶寶(6500字求個月票)熱推
晚饭做好以后,陈汉升留着大家一起吃饭,一群人依然谈着商业的小故事,不过就比较轻松点了。
黄立谦表示越来越多的明星为了增加曝光度,开始在果壳社区上面发帖了,并且主动寄来资料要求认证身份。
当然了,周杰伦五月天rain宋慧乔这些果壳小米的形象代言人,他们更是早早的发过贴了。
这是一种双赢,明星把流量带给果壳社区,果壳社区提供一个宣传的平台,不过老黄想说的是,有些新注册的明星很显然买了水军。
“一个帖子4000多个小号顶帖。”
黄立谦说道:“在电视屏幕上挺正派的啊,怎么私底下也买水军呢。”
“这都不是新闻了。”
许月梅开个玩笑:“老黄你可要注意啊,你是果壳网络的董事长,掌握这么大一个平台资源,公司上市后身家也是几个亿了,不知道多少明星想投怀送抱呢。”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黄立谦摆摆手:“我休闲的时候就是写写代码,或者找一找产品里是bug,偶尔也研究一下C++,MFC,PHP,java,actixon script,YUI,Dhtml等等小编程吧,聂小雨都说我像个日本宅男,嗬嗬,嗬嗬,嗬嗬······”
许月梅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目前董事会里以李小楷,冯南起和黄立谦学历最高,他们要是想卖弄专业术语,其他人就像听天书一样。
黄立谦自嘲“像个日本宅男”,其实搁大老板面前炫耀呢。
“行了行了,老黄你也真是的。”
陈汉升都看不过去了:“吹牛逼也不分场合,你说这些东西,桌上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听得懂呢?”
“咳咳咳······”
朱赛雯差点把果汁呛出去,好家伙,大老板还好意思说别人吹牛逼不分场合,他一个建邺财大的文科生,怎么可能懂这些啊。
不过,“果壳小伙伴”在这边互动的时候,其他人都没啥反应。
梁太后注意力压根不在这里,她正和林阿姨讨论着美国这边的菜价。
萧容鱼冷漠的吃着饭,纵然刚才那一幕比较搞笑,她也只是眼皮不易察觉的跳了一下。
看来她是真的非常生气,一点点好脸色都不会给陈汉升的。
曹建德和许月梅他们也没有去搭话,这些都是人精,在没有准确判断的情况下,不会随意开口的。
说多错多,不说就没有错。
吃完饭以后,陈汉升又和同事聊了一会,晚上8点左右的时候,大家起身告辞。
“我送送你们。”
陈汉升从婴儿床上抱起陈子佩,一起在门口送别,他握着小女儿的胳膊左右摆动:“再见曹伯伯,再见黄伯伯,再见许阿姨,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这时,三个人好像才看见这个宝宝似的,走上来逗弄一下才告别。
不过等到离开了别墅,三位果壳高管同时陷入了沉寂。
大老板是什么人物,第一次创立了火箭101快递,改变了国内快递格局;
第二次创立了果壳电子,敢和三星公开打擂,工信部有些决策都需要和陈汉升这些人通气,所以他的很多举动都是蕴含深意的。
刚才陈董抱着婴儿送别,是不是想透露什么?
三位果壳高管第一反应这就是大老板的女儿,他们都是有孩子的,陈董看向宝宝的眼神,很明显就是父女啊。
可是陈汉升又没有直说,所以他大概想透露这样一个意思吧:我有女儿了,你们心里知道就好,但是我现在不会承认,也请你们要注意保密。
看上去有些和空气斗智斗勇,因为陈汉升很可能只是随意的一个举动,但是这些人都不敢大意,努力参透大老板的意图。
“老黄。”
半晌后,许月梅仿佛不经意的问着黄立谦:“刚才那个宝宝很可爱啊,眼睛可漂亮了。”
“嘿嘿~”
黄立谦嘿然一笑:“这很正常啊,几个月的宝宝都很可爱。”
“切~”
许月梅撇撇嘴,又和曹建德说道:“老曹刚才很殷勤,一直说自己也有个女儿,你是怎么看的?”
“我当然是用眼睛看的啊。”
曹建德敦厚的笑了笑。
“一帮老狐狸。”
许月梅什么都没试探出来,不过她很确定那就是陈董的女儿,这么说萧容鱼就是孩子的母亲了?
容升律所就是果壳电子的法律咨询机构,而且萧容鱼因为那场跨国婚姻官司很有知名度,不仅仅是许月梅,其实曹建德和黄立谦都认出来了,只不过都在故意装糊涂而已。
“不过······”
许月梅依然很奇怪,那个可爱的宝宝,为什么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呢?
······
(这章还算顺畅,有情感推动也有伏笔,情节过渡的也算自然,6400字求个月票吧,谢谢大家。)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