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討論-第481章 遺蹟荒漠熱推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梦幻的晶域?
在历史、地理方面,林川自问也算有些见识了,但是,晶域这个名字却很陌生,脑海里迅速转了一圈,依然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
按了一下耳朵,林川等待耳麦中,苔骨给他答案,他知道这古老的智脑一定知道晶域。
因为,在福勒提到晶域时,耳麦中传来一阵“滋滋”声,这是苔骨很罕有的反应。
“晶域啊!真是一个怀念的地方,克伦威尔竟然收了一个来自晶域的天才做学生……”
耳麦中,苔骨轻声叹息,告知林川,晶域是东、西大陆中,一个梦幻的地方,那里与精灵的领地一样神秘。
在古老年代,东、西大陆这样神秘的地域,共有四处,被称为四大域。
精灵的领地,梦幻的晶域,就是四大域中其二的两个所在。
第三域,则是龙族发源地——龙岛。
那个地方,在黑暗时代之前,就已经毁了。
四大域中生存的族群,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在古老年代,可以说是世间的高等生物。
……
第四域呢……
林川没有听到苔骨的下文,心中却大致有了答案。
此时,就听福勒提及晶域的种种传闻,据说那里出来的生灵,与精灵族一样,男性俊美,女性美艳,且有着神奇的技艺。
传闻中,晶域的生灵,与精灵,矮人,地精们一起,打造了古老时代的一件件神兵利器。
在初代心元强者刚崛起时,并不足以与海兽军团的强大抗衡,真正战斗在第一线的,乃是这些强大的族群,依仗着那些传说中的武器,与可怕的海兽强者们碰撞。
“晶域的生灵,一向只有教导其他族群的份,竟然会拜克伦威尔这家伙为老师,这真是……”福勒说到这里,则是摇了摇头,又开始了对克伦威尔的日常黑。
林川看了一眼,皱眉沉吟道:“你推断雨女士的先祖,是来自晶域生灵的原因,一是她持有另外半把钥匙,二是她足够美艳么?”
“当然不是……,我怎是以貌取人的那种人……”
福勒连连摇头,而后,他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我知道晶域的生灵,身上有一个特征,雨女士身上恰好有,所以,我才这么推断,她的先祖不仅是那个晶域的生灵,她还是一个混血儿。她身上的那个特征,并不完全。”
“不过,那个特征很隐秘,上一次我没注意到,这一次才特别查看了一下。川先生,要知道这个特征的样子么,还有部位……”
瞧着福勒脸上的表情,林川果断拒绝继续听闻这个秘密,前者则是一脸遗憾,这可是世间罕见的秘密,除了他以外,世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屈指可数。
瞅着春风得意的福勒,林川撇嘴,忽然道:“福勒先生,你既然说雨女士是混血儿,那你觉得,她的祖先选择的伴侣,会是谁呢?”
“呃……”
听到这个问题,福勒顿时傻眼,而后脸色无比难看,捂着脑袋,神情痛苦的叫道:“不……,这不可能……”
深深打击到这个浪荡的家伙,林川笑着点头,而后将搜集到的线索,进行了又一次整理。
“来自晶域的天才,成了克伦威尔的学生……”
林川喃喃自语,看来佛卡高塔昔日发生的事情,比预想中的还要复杂。
昔日的佛卡高塔,克伦威尔在这里的研究,或许不是受邀而来,而是借着受邀的名义,专门到这里来,进行神石之躯的研究。
这般思忖着,林川看向窗外,佛卡高塔的天空依然阴沉沉的,即便是难得的晴天,也见不到一丝阳光的影子。
千年前,同样的这样一片天空下,克伦威尔,以及他的学生,部下,还有海兽王族,乃至一些隐秘的势力,在这一事件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林川有预感,这个事件的真相,与调查到的线索,恐怕有着极大的出入。
只是,他对这个事件的本身,并不太感兴趣,真相如何,就让之埋藏在历史长河中吧……
“准备一下吧,将巴尤恩治疗好,就前往星奥帝国北域,看看【地王武装】爆炸的实验基地废墟里,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林川收拾着东西,莫名有些轻松,待在佛卡高塔这样的地方久了,他很怀念那些阳光明媚的地方。
他考虑着,在前往北地之前,要不要先回机械蜂巢一趟,将机械师的星级提升两级。
或者,到达沃金城去,那里的海滩阳光正好,风光无限,在那里的期间,林川还没在沙滩上晒过日光浴呢。
……
一个月后——
星奥帝国,北方,遗迹荒漠。
遗迹荒漠,这是横亘在星奥帝国版图上的一条狭长地带,将帝国的北方,与其他地域硬生生的分割开来。
呼呼呼……
这是一片沙漠化的地带,一阵阵风沙席卷,吹得地上一处处的兽骨发出呜咽的呼啸声……
追溯起这一地带的历史,其实在很久以前,大陆百年战争刚开始的那一会儿,这个地方还没有这么荒芜。
遗迹荒漠,在百年战争之前,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梦想之城。
这个地带,在星奥帝国的历史上,曾是无比繁荣的城邦群,接壤大星奥郡与北方的要道,其发达程度,曾是帝国最拔尖的地方。
之后,随着星奥帝国的连年内战,这里的城邦群首当其冲,一座座城市土崩瓦解,成了一片片废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百年战争前,这里是许多人淘金的地方,随便发掘出一块古老的物件,都可能一夜暴富,久而久之,就有了梦想之城的美誉。
只是,大批的淘金者涌入,就算是一座金山也会被很快掏空,梦想之城也是如此,那波热潮持续了数百年,到了百年战争时期,这里就彻底荒芜了,再没有人烟。
如今,这片荒漠地带,远远望去,还能看到一座座城市废墟的轮廓,那些城市的遗迹再没有人去发掘了。
咚咚咚……
漫天的风沙中,一条长长的物体在前行,飞快移动的速度,看起来像是荒漠中行驶的悬浮列车。
然而,如果到了近前,看到这物体的真面目,会把一般人吓得尖叫出声。
这是一头体型庞大的虫类,周身覆着坚硬的甲壳,长长的身躯贴着沙地,宛如游鱼一般飞速的滑行。
这是遗迹荒漠的特殊虫类——巨型沙虫。
也是这批安荒漠上,最实用的交通工具——沙虫列车!
在这头巨型沙虫的身体两侧,镶嵌着一个个大箱子,每一个箱子都有小屋子的体积,里面是沙虫列车上的乘客。
通行遗迹荒漠的载具,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使用巨型沙虫,到了今天,依然是如此。
倒不是说,悬浮车、悬浮列车不能在这里行驶,而是遗迹荒漠中有着许多种可怕的凶兽,对于这些载具有着巨大的威胁。
这种情况,与佛卡平原的又不同。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 txt-第481章 遺蹟荒漠相伴
佛卡平原上的凶兽固然可怕,却是能用防御措辞,进行针对防范。
遗迹荒漠里的可怕凶兽,许多都是在沙地下活动,这样的地貌环境,悬浮车开着开着,突然从地底窜出一头凶兽,或者,直接将悬浮车吞下去。
或是悬浮列车的轨道,被地下的凶兽扯断,这些情况都是防不胜防。
久而久之,没谁愿意动心思,在遗迹荒漠里开拓交通路线图。
毕竟,沙虫列车的速度,安全性,在整个大陆都是有信誉的。
咚咚咚……
随着巨型沙虫的滑动,其身体一侧的加长型车厢里,林川、福勒,小白牛鱼叉,还有巴尤恩都在里面,一旁还有抱着蓝小喵喂食的小女孩。
在车门处,站着沉默寡言的傀。
老艾丹,海乌亚则坐在一边,两人正在那里喝茶,翻看着书籍。
在遗迹荒漠中的旅程,已经有两天了,按照行程计算,大概一天后,就能到达目的地。
之所以拖了一个月,才前往星奥帝国北地,倒不是林川自己放假了一个月。
事实上,蓝小喵倒是在达沃金城,享受了大半个月的沙滩日光浴,成天躺在女孩们的怀里,像喵大爷一样被投食,被赞美,过得不亦乐乎。
苔骨则操控【虚骨之影】,留在达沃金城修理,没有跟过来。
巴尤恩的伤势治好后,则待在佛卡高塔,有福勒作陪,开心的过上了十几年没有的男人美妙生活。
据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巴尤恩成了许多深闺贵(怨)妇们青睐的对象,成了许多贵妇们私密的话题人物,过得可谓是无比惬意。
……
相比这些人的美妙日子,林川就过得惨不忍睹,先是在达沃金城,连续一周,不眠不休的修理【虚骨之影】。
而后,又被巴塞大师催着返回机械蜂巢,整理在佛卡高塔所得。
林川交上去的那些资料,其实就是一些边角料,根本不涉及克伦威尔那些研究的核心部分。
但是,已经引起机械蜂巢的高度重视,被列为最高等级的研究项目,林川差点被留在那里,成了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若非他拿泰克索教授、铁因老师来当挡箭牌,现在还待在机械蜂巢,被当成火刃机械工坊下一任坊主来培养了。
不够,拿其他两个老师来当挡箭牌,麻烦也接踵而来,林川又和泰克索、铁因两位老师费尽口舌了好久,才以采购的名义,前往星奥帝国的北地。
现在,看着福勒、巴尤恩勾肩搭背,一脸一起做过那啥的好兄弟表情,林川心中就很不愉。
“福勒这家伙,竟然也跟过来……”林川对这浪荡的家伙有些不待见。
这一次北地之行,福勒之所以跟过来,主要是作陪巴尤恩。
在这人马族的伤势恢复后,其身份也没有刻意隐瞒,佛卡高塔的高层知晓后,对待巴尤恩的态度就更加热情了。
星奥帝国,北地,人马族族长的儿子,这个身份的份量,可是比得上一个公国实权王爵之子了,整个佛卡高塔比巴尤恩份量重的,也找不出几个来。
此次巴尤恩返回北地,福勒则是作为外派人员,一起随行。
只是,瞧着两个家伙凑到一起,讨论着北地名媛贵妇的样子,林川就很无言。
转头,再看看蓝小喵躺在小女孩怀里,小眼睛眯着,半睡半醒的喵样,林川心情就更不好了。
“唉……,到了地方后,一定要趁机放松一下,合理的工作合理的休息,才是王道啊!”
林川这般嘀咕,寻找自我安慰。
突然,他有所察觉,看向窗外,视野所及,乃是一片风沙漫天。
此时,已经是下午,正是遗迹荒漠中风沙最大的时间,狂风卷着大片的沙尘,在这样的沙尘暴中,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差不了多少。
林川的精神能量发动,感应力蔓延出去,能够“看到”千米外的情形。
远处,可以看到一片片城市废墟,在风沙中若隐若现,随着沙虫列车的前行,那些城市废墟似是在移动。
这样的情景,是一般人看不到的,林川还看到在沙尘暴中,有着一道道影子在窜动,不时在沙地中起伏,犹如游鱼一样。
这些影子,都是遗迹荒漠中的凶兽,其速度之快,比得上五境强者。
其数量更是令人心惊,这些荒漠凶兽如果一起出动,那杀伤力可有些可怕。
这时,在另一边,林川还感应到,有一道道凶狠的视线投注过来,一直追随着沙虫列车。
这是埋藏在沙地中的凶兽,以林川的感应力,竟是察觉不到具体的位置。
“遗迹荒漠的凶险,果然比佛卡平原要可怕得多……”林川暗中自语。
突然,一道道炽烈的火光亮起,延绵成一片,这情景就算是漫天风沙也掩盖不住,车厢里的人们都看到了。
呼呼呼……
一道道火光喷起,如同沙地中涌起的火焰喷泉,这景象蔚为壮观。
然而,正与福勒兴高采烈交谈的巴尤恩,却是霍然起身,凑到窗边,仔细盯着外面。
这一举动,引起了其他同伴的注意,这人马族大块头伤势愈合以来,可从没有过这样凝重的神情。
“巴尤恩先生,有什么危险么?”林川问道。
巴尤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使得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不会这么倒霉,在遗迹荒漠的旅途中,遭遇这里可怕的凶兽吧……
不是说沙虫列车的安全性,是大陆上所有列车中最高的么?已经有三十年没有出过事故了。
“可能会有麻烦,危险倒不至于……”
巴尤恩盯着窗外,远处沙尘暴中的火光越来越明亮,朝着这边不断接近。
砰!
就在车厢外,不到千米的位置,一道火舌冲起,呼啸着蔓延过来。
“这火要喷过来啦……”小白牛鱼叉一声尖叫。
林川转头,看着鱼叉,道:“你觉得很危险么?”
“那……”鱼叉一愣,摇了摇头,“那倒没觉得……”
那你鬼叫个什么……
林川暗中摇头,鱼叉感应危险的天赋确实出众,如果能够自如运用,这将是一位出色的牛才。
可惜,距离自如运用自身的天赋,小白牛鱼叉要走的路还很远。
正在这时,呼得一声,火舌已经袭至,就见窗外,巨型沙虫的甲壳里,忽然洞开一个个孔洞,一团团粘稠的气体喷了出来,将那团火舌立时浇灭。
前方,在巨型沙虫的头部,传来一阵尖锐的怒嚎,那是沙虫的叫声,漫天风沙也无法掩盖这声音。
远处,一道道喷吐的火舌消散,漫天沙尘中,似是有什么东西悉数离去了。
林川则是感应到,那一道道视线也随之消失了,那种有些危险的感觉迅速消褪。
一转头,他忽然发现,蓝小喵正瞪着小眼珠,以一种很少见的,饶有兴趣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窗外,直到那些火舌消失,小家伙才耷拉下耳朵,又恢复了懒猫的模样。
林川心中一动,询问巴尤恩,这是遗迹荒漠中的什么生物?
“先生,这是火鸵,遗迹荒漠中独有的危险物种……”
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巴尤恩很尽责的,担当起北地向导,解释道:“遗迹荒漠的火鸵,巨型沙虫,是这里两大独有的物种,也是站在遗迹荒漠食物链顶端的两大凶兽。与巨型沙虫不同,火鸵生性凶猛,难以被驯服……”
刚才,巴尤恩之所以说,可能有麻烦,是因为火鸵与巨型沙虫,乃是遗迹荒漠的死对头。
这两个物种只要凑到一起,必定会爆发战斗,而两个物种的力量,恰好又是相互克制的。
火鸵喷吐的火焰,被沙虫分泌的粘液雾气,克制的死死的。
这种沙虫列车,都是由巨型沙虫承载的,除非遇到巨型火鸵,否则,最多也就是一些小麻烦。
“火鸵么?据说巨型火鸵活动的区域,必定会有火属性的顶级能量结晶,不知是不是真的……”福勒惊叹道。
“这个传闻是真实的,不过,真正的情况有些出入……”
巴尤恩说起巨型火鸵,与巨型沙虫不同,巨型火鸵非常稀少,如今算是火鸵中的异种。
巨型火鸵繁殖后代,需要吞噬大量的火系能量结晶,且必须是上级以上的火结晶,这是巨型火鸵如此稀少的原因。
至于巨型沙虫就不同了,从许久之前,就由北地航通公司人工养殖,虽然繁殖力不强,但是,也远远超过巨型火鸵。
“找到巨型火鸵,在附近确实能找到上乘的火结晶,但是,究竟能有多少,那真不好说……”
巴尤恩笑了起来,关于巨型火鸵的传闻,在北地流传的很多,但是,真正知道内情的,却是只有人马族。
因为,人马族在以前,有一项严格的试炼,就是寻找巨型火鸵的所在地,并捕猎一头巨型火鸵。
到了今天,这项试炼只是一个摆设了,因为巨型火鸵太少了,已经被列为北地的珍稀动物,许多环境组织已经向人马族提起抗议,严禁捕猎巨型火鸵。
在巴尤恩受伤前,东大陆的物种保护协会,就向北方王族提议,将火鸵都要列为珍稀动物的评级。
“这项提议,好像今年开始施行了……”
福勒拿着光屏查阅,调出北地的相关法案,其中就有火鸵的名字。
巴尤恩咕哝:“那我这次回去,岂不是再没有火鸵蛋吃了,那可是咱们人马族的特色佳肴啊!还想请你们品尝一下呢……”
闻言,车厢里一群同伴侧目,瞅着巴尤恩吞咽口水的样子,他们不禁怀疑,巨型火鸵濒临灭绝,真正的原因不是繁殖条件严苛,而是人马族捕猎的缘由。
只是,从刚才那些火鸵的力量来看,巨型火鸵的实力可不仅是提升一境那么简单,恐怕是七境的凶兽。
这样可怕的凶兽,却成了人马族每一代的试炼内容,由此可见人马军团的强悍。
“哼哼……,现在的人马族比以前要好多了,以前的人马族,可是与星奥帝国王室多次开战的彪悍族群……”
“我老人家没记错的话,人马族在那一代来着,哦,对了,就在黑暗时代结束之后不久,那一代的人马族出了一个雄韬伟略的族长,率领人马军团,差点将大星奥郡给攻陷了……”
老艾丹摇头晃脑,说起记载在紫荆典籍上,不为人知的秘辛。
“哦,还有这事……”
林川等人都露出好奇之色,这段过往可没有记载在历史书里。
巴尤恩雄伟的身躯一抖,连声叫道:“小声点,别将这事乱说,这会招来大麻烦的!”
这一段往事,乃是星奥帝国王室,人马军团,北方王族都不愿提及的事情,在许久之前,三方就达成协议,将这段历史从史书中抹去了。
“嘿……,发生都发生了,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人马族何时变得这么胆小了……”海乌亚嘿嘿笑道。
两个老家伙年轻时,在北地也待过一段时间,与人马族的强者也有往来,那些人马族强者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老艾丹、海乌亚就不明白,巴尤恩看起来五大三粗的,行事也是极为豪迈,怎么提及这些政事,就这么畏畏缩缩的。
巴尤恩这样的作态,让两个老家伙有些看不上,这家伙还是人马族长的儿子呢,难怪不是这一任族长的人选。
“两位老人家,你们不明白……”
巴尤恩摇了摇头,笑容有一点苦涩,却是没有多言。
一旁,林川则是看向蓝小喵,后者不时舔了舔爪子,似是对某种食物很垂涎。
小家伙抬头,瞅了瞅主人,投以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
随即,林川便明白过来,蓝小喵对于那些火鸵身上的气息,产生了兴趣。
那些火鸵身上,沾染着火系能量结晶么?
还是说,从这些火鸵那里,能找到巨型火鸵的线索……
林川思绪转动,而后暗中摇头,示意蓝小喵收起心思,巨型火鸵的实力非同一般,乃是七境强者。
从巴尤恩刚才所说,在遗迹荒漠中捕猎火鸵,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算是人马族也要出动大批的精锐。
此行北地,一切需要低调,还是不要做这种引人注目的事情。
咚咚咚……
正说话间,前方出现一片绿洲,沙虫列车在绿洲边缘停了下来。
走道上,数名彪形大汉的警卫拿着扩音器,告知乘客们请下车,因为刚才的事件,沙虫列车需要进行两小时的检修。
一时间,一个个车厢的门打开,乘客们从里面出来。
“为何沙虫列车上的警卫、乘务员,连一位美丽的女性都没有?”
从车厢里出来,福勒说出这一路上,他存在心里的遗憾。
“以前沙虫列车上的乘务员,都是美女么……”林川问道。
福勒张了张嘴,却没有回答,以前确实是美女,且是北地的纯种美女。
但是,那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他当然不能说漏嘴。
“北地民风彪悍,美女乘务员事端太多了,早在百年前,就改了制度……”巴尤恩解释道。
福勒连连摇头,一脸惋惜,瞧着他那样子,恐怕当初在沙虫列车上,不知有过什么风流韵事。
任由这两个家伙在后面讨论女人,林川等人则顺着人潮,进入那片绿洲里,这是北地航通公司开设的站点,里面相当于一座小型城镇。
从这里的建筑中,可以窥见北地的建筑风格,与星奥帝国其他地方的华美建筑风格不同。
北地的建筑风格,以简单实用为主,这里的房子就像一块块大砖头,看起来不美观,却经受得住风沙。
街头巷尾,叫卖声不断,来往的行人中,不时可以看到有些底子的好手。
叮叮叮……
许多房子门口,都挂着类似风铃的东西,一长串一长串的,随着风声吹过,十分悦耳。
“这就是北地的风光么……”
林川喃喃自语,这样的景象,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他都只在书籍,电视,视频上见到过。
平心而论,在林川的游历行程中,从未将北地列入其中。
这是个人的偏好,林川喜欢科技感的地方,或是探索深海的奥秘,而北地这样的地方,沙漠化一直很严重,在某些地方,信号都不太好。
这样的地方,是林川一直不太喜欢的,或许,这是前身在地球,沾染上的一些毛病。
此刻,站在这片绿洲的集镇上,回头望去,巨型沙虫如同一条长长的列车,环绕了绿洲的一半。
再一转头,远处的遗迹荒漠上,风沙连天,一片片城市废墟的轮廓若隐若现,这样的景象带给林川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那种荒芜的景象,却又在这荒漠下,隐藏着那种狂野的生机,化为一段段震撼的景象,冲击着他的内心。
额头的眼球图案浮现,不断旋转着,将这片天地的苍莽景象纳入心里,通过精神能量,林川甚至看到漫天的风沙上空,有一只只巨大的飞禽呼啸而过,双翼刺破了狂风,以一种翱翔天地的姿态,嗖嗖嗖的窜入遗迹荒漠深处。
胸口处,钟摆图案也浮现,其中的指针呈现,缓缓转动着,将四周弥漫的那种荒芜的气息,一点点纳入林川的体内。
那种天地苍莽的意境,就这样,一下子在林川的心中呈现,使得他体内的心元力、精神能量,顿时沸腾了起来。
随着那种奇异的气息入体,林川的心脏微微跳动,将这股气息纳入心元力中,【风轮镇岚功】也随之迅速运转起来。
风轮镇岚!?
这一刹那,林川才是领悟到,当初克伦威尔开创此功的心境,大概是怎样的。
目光越过这片绿洲,林川的眼神缥缈起来,随着精神能量不断蔓延,他仿佛能够揭开遗迹荒漠上的风沙,看清这片地域的真正面貌。
一旁,其余同伴都停止了交谈,彼此交换眼神,皆是露出惊愕之色。
“这是又顿悟了么,这也太……”福勒低声嘀咕,语气莫名的有些酸。
老艾丹、海乌亚则是很尽责,迅速来到林川身边,防止其有任何意外。
巴尤恩则是惊愕的眨着眼睛,对于这位年轻的神秘机械师,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这身上的气息竟是让人捉摸不透,说是五境,却又有六境的磅礴,甚至还有七境强者那种与天地之间的能量,直接沟通的感觉……
林川很快就清醒过来,这其实只是心境的一种提升,想脱离出来,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只是,在精神能量收敛之时,他心中一动,看向人群中一处,那里站着一个女子,穿着北地特有的皮甲,戴着一顶帽子,小麦色的光滑脸颊上,一双清澈的眸子睁大,正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林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