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興漢使命 開先洞人-第1589章 金陵書院展示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进入轮回境中期之后,刘正就开始琢磨全新的战斗技巧了。以前的招式威力不足,根本就不足以应对新的战场形势。
刘正只好将以前的招式进行融合,然后依照轮回境中期的情况提炼出新招。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突然,刘正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首古词: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檐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莲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刘正重温古词,望海潮生。
通元仙枪受到牵引,先出风帘翠幕,再来怒涛卷霜雪,最后归于凤池。
招名凤凰引,以引布风,风卷霜雪。落凤池,水克火生,初凤涅槃,凤舞九天。水火并,大道显。自有高洁意,非梧桐不栖。
刘正舞动通元仙枪,枪风为帘似弱柳,沾起一江阳春水,浇敌手,似寒霜冷雪。化雨落入凤池,也不甘风平浪静,于是火起于池,舞动于九天之上。涅槃有志,即成燎原之势。水火并,刚柔相济,攻防一体则进退自如。
刘正舞完凤凰引,整个人的气质都得到了升华,举手投足之间尽显贵气。
刘正很满意新招的效果。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庆祝,就感觉到飞舟撞击硬物的震荡。
一直关闭的远程会议系统,也在瞬间就启动了。带队老师风吟平那帅气的脸,居然占了大半个屏幕。
“同学们,金陵书院到了。请整理好随身物,带好参赛令牌,到朱雀门排队准备离开飞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千万要确保随身物品不落下,参赛令牌悬腰间。”风吟平说道。
刘正听到指示后,立即将参赛令牌挂在了指定位置,然后就把东西收拾进了书包。
小院的门禁自动消失,刘正背着书包出现在了门口。
李真也刚好出门,两人巧遇之后,遂结伴同行。
刘正不着痕迹地探查了一下李真,发现她的境界已经无限接近轮回境后期了。
刘正只得收起心念,与李真并肩行走。
他们赶到朱雀门的时候,飞舟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对位调整。舱门打开之后,李真第一个踏足金陵书院,刘正紧随其后,成了第二个感觉金陵风华的学生。
其他学生依次离开了飞舟。
据负责接引的金陵书院志愿者王石介绍,刘正等人所在的位置就是朱雀大街。
刘正走上大街,一块厚重古朴的石碑从天而降,上面镌刻了一首诗: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重碑落地,刘正感觉到了厚重与压力。
王石解释说:“这就是金陵书院的办学理念,让寻常百姓的孩也有机会与王侯将相的孩子平等的接受教育。通过努力,金陵书院的助学金发放比例已经达到了40%。”
李真忍不住的问道:“王师兄,以金陵书院的规模,40%的人领助学金,这样庞大的开支,又该如何筹措呢?”
王石忙解释说:“李真同学不用着急,且听我慢慢到来。”
王石安抚好李真之后,立即绘声绘色地讲述了金陵书院的助学金筹措办法。
原来金陵书院有60%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换句话说就是不差钱。习惯了拼爹的人,不可避免的就会怠惰。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 線上看-第1589章 金陵書院相伴
倘若这些纨绔子弟过早的子承父业进入各行各业,那就是对从业人员的不负责任。放任自流,又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为了避免纨绔子弟一错再错,金陵书院只得给那些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继续深造的权利。当然了,金陵书院做出了这样的牺牲,纨绔子弟的家长们又不差钱,意思意思也是人之常情。
就这样有人起了带头作用,其他人也跟着学。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第1589章 金陵書院讀書
金陵书院的院长谢平力排众议,把这项创收形成了决议制度,还美其名曰:择校费。
钱收上来了,如何使用又成了问题。
谢平并没有中饱私囊,而是由金陵书院官方创建了贫困生助学金工程。或许是当初的意气用事,直接将助学金发放比例定在了40%。也就是说那些家境不是特别好的非贫困生,也有大概率拿到助学金。
金陵书院把纨绔子弟择校费用于助学金工程,谢平的创举感动了整个华夏。
只不过生而为名人,注定了就是要为名所累。大面积提供助学金让金陵书院博得了名声,也背上了包袱。然而立项容易撤项难,谢平只能自掏腰包补窟窿。
只不过谢平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过于渺小了。即便是倾家荡产,也只撑了一百五十年。
好在第一批享受助学金待遇的学生毕业了。那些学生主动回馈金陵书院,纷纷慷慨解囊地捐献钱财,总算是确保了助学金工程的顺序实施。
然而金陵书院在不断的扩大,整个金陵地区的工作岗位却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每一届的毕业生多了,就业岗位却没有同幅度增加。毕业即失业的无奈,让那些有心捐助的人有心无力。
特别是那些享受助学金待遇的贫困生。由于人穷志短,进入社会之后不敢闯荡,更没有折腾的本钱,因而基本上与赚大钱绝缘。
这就导致了捐赠的不稳定甚至会影响助学金的发放。
谢平为了维护助学金制度,直接弄出了合作企业捐款计划。
反复折腾了好几届,总算是让助学金制度彻底的巩固了。
刘正问道:“王师兄,照你这样说来,金陵书院只要有钱就可以上,这对寒窗苦读的学生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吧?”
王石回答说:“刘正师弟,对于那些无缘进入金陵书院的学生来说,这样的制度确实不公平。只不过那些承受不公平待遇的人已经被金陵书院淘汰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在乎失败学生的利益。更何况择校费对于被金陵书院录取的贫困生来说,就是顺利完成学业的根本保障。这样一想,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了。”
刘正听了王石的话,也是非常的赞同。金陵书院的择校费,的确对那些被淘汰的学生很不公平。拼不了爹的人,就必须要拼自己。倘若拼自己也不成,也就没有资格索要所谓的公平了。
对于谢平来说,让金陵书院的学生顺利完成学业才是当务之急。至于那些由于交不上择校费而被淘汰的人,是不会有了理会的。
王实对金陵书院的差生择校费持肯定态度。理由很简单,他也是助学金工程的直接受益人。失败者的声音,没有谁愿意听。
刘正有心反驳,却又无话可说。道理很简单,华夏各级书院都在扩招,大量普通家庭的孩子接受深造,助学金工程的缺口只会越来越大。
在这种情况下,择校费的地位就无法动摇。究竟是要给那些被淘汰的人公平,还是不择手段的确保已经录取的学生顺利毕业。
谢平选择了忍视被淘汰学生的利益,刘正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