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官企 txt-第340章 她爲什麼沒來推薦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决定去刘大发所在的销售点上看看。他是想从刘大发那里,摸到一些线索,关于那笔五十万元的旧账。
既然发现了田婷的踪迹,就不能放弃了。这笔款子,不算少。五十万元呢。
已经到了汽车站的远峰,接到妹妹的电话。
“哥。你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回来一下。爸病了。”
父亲的身体一向很健康。好好地,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远峰这就改变行程,去火车站,往父亲入院的城市赶去。
下车后,远峰打电话给妹妹,问现在是不是办了入院手续。妹妹告诉,他们的车子还在路上。弟弟也是接到电话,赶到父母的居住地,接了二老,这才往市里赶来。
远峰打了出租车,到了中医院住院部大楼前。
又用手机联系,说车子进了医院大门。这时,远峰看见弟弟开的别克车,直接开到内科住院部大楼前,在一个车位上停下。
一行人陆续从车上下来。老爷子怀里抱了一只黑皮包。这只包是小儿子用过的旧公文包。
内科住院部大楼有26层,4部电梯。似乎有一个默契似的,有一部电梯空闲了在等着他们一行。
到了14层。出电梯后,弟弟悄悄吩咐姐姐和远峰这个当哥哥的,一定要拦住老爷子。他先到里面的医生办公室找专家。
弟弟说的话,老爷子竟然没听见。这会,他没戴助听器。
远峰和妹妹听从了弟弟的吩咐,找话和老爷子闲聊。老爷子根本就不买这两个儿女的帐,要尾随小儿子到里面去。
远峰做了手势并说:“爸,这边有椅子,你和妈先在这坐一会。”
老爷子像是没听见远峰说的话,已经抬脚向里面走去。妹妹伸手拉了老爷子的胳膊。
“你拉着我做什么?”老爷子话语冲天,闹得里面护士工作站的护士们朝这边看。
老爷子的胳膊甩开女儿的手,并凶了一眼。
妹妹没辙了,回头看远峰。
远峰的脸上扬,看楼顶。老爷子就这脾气,他能怎么样。
老爷子向里面走去。老妈赶紧跟上。妹妹也就跟在了母亲身后,不时回头看远峰。远峰像是没看见妹妹投过来的目光。
远峰的心里清楚,弟弟不让老爷子一同过去的用意。上次老妈在这住院期间,老爷子留给医护人员的印象不好。人老话多,而且自以为是。
老爷子对医术有些研究,却是一知半解,动不动脾气上来,就和医生或护士抬杠。好像他是位名医,是个专家,要医生和护士都听他的。
这怎么可能?这里是医院,不是他管理的那片果园。
远峰伫立在电梯间和楼层的接口处,其态度是静观其变。接口处里面就是这个楼层的护士工作站。
妹妹在长长的过道那边朝远峰招手。远峰像是没看见似的,没动脚步。
但远峰看见,弟弟和那个熟悉的专家离开医生办公室,进了另外的一间。
那个专家很有名气,是这个领域里国家级学术委员会的委员。
老爷子跟在弟弟后面出来,还是晚了一步。他左右环视了,不见了弟弟和那个专家的踪影,只好站在原地守候。
远峰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感觉,觉得他和老爷子是站在地球的两极。
那个专家和弟弟又在过道上现身。
妹妹手里拿着两张入院单过来。
老爷子和老妈也跟了过来。
弟弟和专家也跟了过来。
远峰走了过去。
在护士工作站,专家对护士长说什么,远峰不知道。
妹妹到了远峰身边。
“专家让爸和妈都住进来。”妹妹这样说了。
远峰说:“好。两全其美。”
老爷子跟在女儿身后,这时很严肃的说:“你妈的事放着,把我的事情先落实了。”
听老爷子说这话,远峰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难怪人们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目前还说不上大难临头,老爷子就这样了。老爷子的形象又一次的被远峰减了分。
护士长告知,目前,同一个病房里,没两个床位,两位老人要分开住。
妹妹小声的问远峰:“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分开呗。”远峰无奈地咧了嘴。
“只要一个床位。她是来陪护我的。”老爷子显示出他的决断能力和在这个家中的权威。
老爷子嘴里的她,当然是他的老伴远峰的老妈。
护士长巡视了几个当儿女的。
弟弟对护士们说:“就先按我爸的意思来吧。后面的事,再说。”
老妈的脸色不好看。不论谁,处在她这个角色上,这个时候的心里肯定难过。
一行人被一个护士领到一间病房,到了一个床位前。中医院内科住院部的条件相当的好,尤其是这个老干部保健科。
虽然说是老干部保健科,只要有关系,即便是农民,也可以住进来。这不,一个摆弄果树的农民,就住进了老干部保健科。
可以说,这应该是省会城市医院里的最好病房之一。有20个平方米的房间里,只设两个床位。有单独的卫生间,有衣橱,有沙发和茶几,有电视和电话。
有护士进来,带来仪器,进入常规检查程序。护士给老爷子量血压,测体温。
血压正常。
体温正常。
护士离开,床位值班医生进来。医生由胸前摘下听诊器,为老爷子测听心肺功能。
“一切都正常。”医生给出结论。
医生询问了一些相关的情况。
老爷子开始自述、自述的很详细,所用的竟然全是专业术语。只是,这种叙述有些破碎,医生微笑着,耐心听完。
远峰不得不佩服,老爷子虽然是种植果树的,但对医学方面,知道不少。
这时,一个护士送进来几只微型玻璃瓶之类的东西,并作相关的交待。尔后,护士要从老爷子身上抽血。
床位医生这才得以脱身离去。
这个病房里,里面的摆设和床位情况显示,应该还有另一位病人。此时,邻床的病人不在。
远峰和弟弟妹妹商量护理上的分工。远峰的意思,让老妈随妹妹离开医院,晚上,由他来陪护老爷子。
这是个不错的安排,弟弟和妹妹和声同意。
老妈不同意这个安排。
老爷子似乎对谁在这里陪护他的事情并不上心。他在拾掇带来的小包和大包里的东西,取出来分别放进衣橱和床头柜里。
远峰把老妈拉到一边,小声的问:“妈,你要明白,你的病还没好,还在吃药中。你不适合在这里陪护的。”
老妈说:“这次来,我就是打算陪护他的。上次我住院,他也在我就要出院前陪了我几天。我要是不在这里陪护,他会不高兴的。”
远峰清楚老妈的为人,不好再说什么。
妹妹对远峰说:“你就别劝了,就让妈在这里住吧。这里的环境不错的,干净,一应齐全。冷的时候,有中央空调。”
“好吧。”远峰转身走到老爷子身边,用了商量的口气,说:“爸。你的病还没检查出来。妈在吃药呢。晚上,你睡折叠椅,妈睡床上。”
老爷子蹲在那拾掇东西,这时向上翻眼睛,问:“你说,这次,是我来看病,还是你妈来看病?”
这时,老妈又一次的忍辱负重,说:“我睡折叠椅。下面多铺一床被子,就行了。”
弟弟站到了门外,没卷入这种琐碎的小事情中来。整理这种碎片化的事情似乎与他无关。他在打电话,好像是生意上的事。也是,房地产业进入黄金期,他却为资金能不能按时到位烦着呢。
远峰还想跟老爷子说什么,被妹妹从身后用手触碰了。
老爷子这时站了起来,说:“今天,正好,儿女们都齐了,我来请客。”
妹妹兴奋起来,说:“爸,你是该请客的。我们辛苦了,你也该犒劳我们。”
“说吧,你们想去哪个地方吃东西。”老爷子来了精神,拍了拍手上的灰。其实,手上能有什么灰,也只是个习惯动作而已。
这时,妹婿来到,手上拿着车钥匙。妹婿也是做生意的。
远峰问:“你怎么也来了?”
因为,听说妹婿正在谈一个项目,刚才妹妹告诉的。
“能不来吗?”妹婿到老爷子身边,问:“爸,您又咋的哪?”
对于女婿的到来,老爷子刚才阴天的脸上有了笑容,说:“人老了,病就来了。”
妹婿说:“爸,你不会有病的。你的身体倍儿棒,吃饭、饭香。上回去看你,你给我看了健康老人的奖状呢。”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远峰听妹妹悄悄告诉了,老爷子感觉自己病了,病得不轻。非得到医院住几天。可你这个做女婿的,却说老爷子没病。你是找没趣啊。
果然。老爷子瞅了女婿一眼,笑容没了,脸色转阴。
妹妹朝丈夫使眼色。她的意思是要丈夫拍拍老爷子的马屁,说有病就住院类似的话。
老爷子这时看了远峰,问:“张晓芸怎么没有来?”
“哦。她还不知道你病的事。我从市场上直接过来的。”
“给她打电话,告诉,我病了。”老爷子似乎在下命令。
远峰咧嘴。
老爷子这时又说:“我就知道,她不会来。我早就说过,那个女人,不怎么样。当初,不听我的话,要是娶了晓华多好。”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老爷子还提这个事,远峰晕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