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推薦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小兄弟竟然知道这柄剑的名字吗?”应天兴率先开口,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任以诚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因为他知道,就算真的说了,这些人也绝对不会相信。
应天兴却愈发的好奇起来。
对于这柄剑的来历,他仅仅限于知道是飞剑客所遗留之物,其余的便一无所知。
他翻遍祖上所留的手记都没有查到的事情,不承想,今日居然从旁人的口中听到了答案。
薛冰看着任以诚的神情,莫名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在桌下拽了拽他的衣袖,悄声问道:“这柄剑不会也是你的手笔吧?”
任以诚笑而不语,给了薛冰一个赞赏的眼神。
同桌的均是绝顶高手,耳力惊人。
薛冰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他们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就连叶孤城这样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不禁为之错愕。
優秀都市言情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笔趣-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分享
“薛冰,你这玩笑开得也未免太夸张了。”陆小凤皱着眉头,对方似乎变得让他有些不认识了。
薛冰冷哼一声,嗔道:“谁有空跟你开玩笑了。”
“嗯?”
任以诚忽地目光一凝,转头看向了厅外。
他听到了衣袂破风声,正在快速接近,距离已不足百丈。
几乎同一时间。
花满楼的耳朵动了动,开口道:“又有高手。”
众人神情一凛,凝神运功,终于也听到声音,纷纷将头转了过去。
唰!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倏尔一道人影闪过。
花厅门口已多出了一个白衣飘飘,轻纱蒙面的女人,就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
陆小凤不禁摸了摸唇边的胡子。
他生平最自傲的本事有两件,一个是他的灵犀一指,一个是他的轻功。
就算是司空摘星,也未必能比他更快。
但此刻,陆小凤由衷感到钦佩。
从花满楼出声,到这女人现身,期间就只隔了短短四个字的工夫,足见其身法之快,已堪称惊世骇俗。
他不禁打量起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
即使对方蒙着面,但从那婀娜曼妙的身姿来看,他敢用自己那两撇像眉毛一样精致的胡子打赌,这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大美人。
“臭男人,死性不改。”
薛冰很是不满的横了陆小凤一眼,随即起身,欣然向门口走去。
“师父,您真的来了!”
薛冰似乳燕投林般扑到了女人的怀中,语气中难掩惊讶之意。
“你这丫头,下次再胡闹,为师就把你逐出师门,怎么,听你语气好像知道我会来?”
女人的声音带着宠溺的笑意,温柔的像水一样。
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一处。
“是他告诉我的,他说认识您。”
薛冰嘻嘻一笑,伸手指向了主桌的位置,心中已然激动无比,终于到了揭晓真相的时刻。
女人顺着薛冰手指的方向看去,登时身躯一震,目中尽是不可思议,整个人如遭雷殛。
“诗音,好久不见了。”
任以诚迎面缓缓走来,嘴角情不自禁的向上扬起,眼眶却已开始有些泛红。
从对方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眼前之人是林诗音。
这个声音,任以诚一直都记得。
失而复得的幸福,他也体会到了!
“大…大哥?”林诗音的声音和身体皆在颤抖,犹自无法相信。
“怎么,不认识了么?呵呵,也难怪……还记得这个吗?”
任以诚想到自己两次重生,容貌较之从前已经有了些许的不同,他笑了笑,手中光芒一闪,厅中立时漫起惊人寒气。
众人顿感心神一紧,仿如芒刺在背,毛骨悚然,惊骇不已。
“这是……争锋!我不是在做梦,大哥,真的是你……”
林诗音看着任以诚手中那柄熟悉的长刀,心中再无半分疑虑。
虽然刀和人的样子,都和以前有所不同,可能做到无中生有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法的人,她从来就只见任以诚一个。
曾经,就是这个人和这柄刀,数次拯救她于危难之间,让她脱胎换骨。
两人目光相对,恍若隔世。
林诗音突然解开了脸上的面纱。
清丽、高贵的绝世容颜,依旧不施粉黛,依旧那般青春,曾经的中原第一美人,一如当年,丝毫不见褪色。
“嘶——”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分享
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的人更看得眼珠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在场除了花满楼和任以诚之外,无不为之动容。
就连薛冰也已看得呆了。
她本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美人,可在林诗音面前,却似萤虫之光,难与日月争辉。
正当众人在为林诗音的容貌而惊艳之时,应天兴蓦地注意到了任以诚手中的争锋宝刀。
这刀的形式,他也曾在祖先的手记上见过。
不同于天邪绝代,对于这柄刀,应家先祖有着详细的记录。
又联想到适才薛冰所说的话,以及任以诚口中‘诗音’这个名字,应天兴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
“难道……真的是他?”
陆小凤闻言,讶异道:“应老兄,你是否认得他们的来历?”
应天兴摇了摇头,语气凝沉道:“我只认得那柄刀。”
司空摘星好奇道:“难不成,这刀比飞剑客的剑更有来头?”
应天兴神情一肃,缓声道:“倘若此刀不假,那便是昔年兵器谱排名第一的那柄‘魔刀’争锋!”
花满楼面露回忆之色,思索道:“据闻此刀已在百年前随着它的主人,任以诚前辈绝迹江湖了,莫非这位兄台竟是魔刀的传人?”
陆小凤的目光挪到薛冰身上,既然是师徒,她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他当即来到厅门口,叫醒了正出神的薛冰。
“冰冰,这位前辈就是你一直提起的那位师父吗?”
薛冰的心思还沉浸在这匪夷所思的真相的震撼中,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说了,你只怕也不会相信。”
“冰丫头,你自由了,以后见了我记得要叫声师伯。”
任以诚说完便牵起了林诗音的手,久别重逢,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了。
他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话想听。
“咦!”陆小凤闻言心下一动,若有所思,突然开心了起来。
薛冰看着乖乖被牵着手,目光始终不离任以诚的林诗音,促狭道:“师伯?我看还是叫师公比较合适。”
林诗音闻言,脸上顿时泛起红晕,抬手在薛冰头上敲了一下。
“没大没小。”
任以诚挑眉道:“也不是不行。”
林诗音的脸更红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讀書
任以诚莞尔一笑,心情愉悦的难以形容,陡然回身,隔空一抓,将天邪绝代吸入手中。
“我知道你是为了阿飞的剑来的,现在可以走了。”
林诗音点点头,转而看向应天兴,歉然道:“老先生,恕我等无礼,此剑乃是故人之物,于我等关系重大,却是非取不可,还望见谅。”
应天兴无奈一叹:“罢了!但烦请两位留下姓名,也好给在座的各位江湖同道一个交待。”
任以诚道:“何必多此一举,你其实已经猜到了吧?
能认出阿飞的剑和我的刀,我要是所料不差,你祖上应该和魔刀门有些渊源才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