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46、好兄弟展示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代王的这一番做派让满堂大臣惊呆了!
那是你弟弟!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你怎么跪的下去的!
更何况,你也是堂堂亲王,拥兵在外,怎么就一点骨气都没有呢?
大统未定,花落谁家,最后还说不定呢?
凡事是不是都得试一试?
虽败犹荣,下辈子还是一条好汉。
真的,这些日子,他们受够了这位摄政王。
他们现在居然有点怀念德隆皇帝了。
德隆皇帝虽然阴狠,但是却是有章法可依的,只要循规蹈矩的做事情,一般情况下都没什么大问题。
哪里像这位摄政王,特立独行,他们每次做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摄政王。
每天脖子上架着一柄大刀过日子,真的是一种煎熬啊。
他们迫切希望来一位正常的皇子把这位摄政王给撵下去,让朝廷重归于平静,天下恢复安稳。
但是,眼前看来,希望渺茫啊!
曾经最为人看好的雍王,面对瓦旦三十万大军,完全未做抵抗,领着十二万大军撤离雍州,已经为天下人所诟病。
许多人一度把希望放到文武双全的代王身上。
结果这人现在直接跪了。
以至于他们现在对有梅静枝做依仗的南陵王也不抱多大的指望了。
“六皇兄客气了,你我才是真正的兄弟,彼此都不用拼命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很厉害的样子,”
林逸亲手把他托起来,笑着道,“以后你我兄弟二人还是要相互扶持的好,别学有些王八蛋,吃亏的时候总问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可过好日子的时候却没想过这个问题,只记挨打,不记恩情。”
“摄政王教训的是,臣谨记教诲。”
代王被林逸托起来后,依然躬着身子,低着头,不敢忽略林逸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臣服于自己这个弟弟的一天。
“哎,兄弟,你还是这么客气,弟弟我就不多说,继续喝,不醉不归,”
林逸说完,又望向了一直冷眼旁观的太子,举杯道,“哥哥,你我兄弟共饮此杯如何?”
听完这句话最紧张的是老十二。
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举杯子。
举杯吧,他九皇兄不一定拿他当兄弟,毕竟没对着他说,自己要是轻易举杯,就是自作多情了,众目睽睽之下,很丢脸的。
要是不举杯吧,就是抗命,不给他九皇兄面子。
犹豫半晌,他最终在丢脸与抗命之间选择了丢脸。
反正到如今这样子,他本就没多少脸面了。
再说,一想到太子和他父皇,他眼前这日子,好像还不差呢。
他从旁边的户部尚书甘茂那里借了酒杯,倒了酒后,同样在一侧举起了杯子。
谢天谢地,他皇兄看到后,并没有反对。
他真的是他皇兄的“好兄弟”,差点喜极而泣。
然后,他又不自觉的看向一旁倨傲的太子,依然一动不动,不免有点担心,这是故意不给他九皇兄面子啊。
只听见他九皇兄道,
“太子,是否身体不适,要不给你通传太医?”
这声音里透着一丝冷。
“不必了。”
太子终究还是站起身,朝着众人遥遥举杯后一饮而尽。
“哥哥还是这么豪气。”
林逸也笑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紧接着代王,老十二也紧跟着把杯中酒喝完。
宴席闪散后。
林逸打着哈欠进了御花园,身后是老十二和代王。
林逸把襟袍脱了扔到了小喜子手里,只穿了一件里衣散步。
代王道,“夜寒,还是请摄政王保重身体。”
林逸笑着道,“六皇兄啊,你说话还是这么不实诚,明明这天热的要死。”
代王道,“臣自小就不耐寒,摄政王是知道的。”
“哎,跟你聊天愈发没有意思了,”
林逸叹口气道,“你这刚回来,想必还没见过贤妃,此刻刚好可以去见一见,不用在这里陪着我浪费时间。”
贤妃阎氏乃是代王的生母,家世不好,又不得宠,在宫中向来与世无争,这种性子在宫中不多见。
“天色已晚,臣就不去叨扰母妃了,”
代王笑着道,“摄政王的好意臣心领了。”
“你倒是真的够小心的,滴水不漏啊。”
林逸无奈。
自从宫中发生了展贵妃与楚王那档子事后,德隆皇帝不说,但凡是有点脑子的皇子也有点自觉吧?
不敢夜访后宫了,哪怕是只见亲妈。
他老子多疑,随意出入宫闱,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摄政王过誉了。”
代王拱手致谢。
“我没夸你,”
林逸慢慢悠悠的道,“这里也没别人,你就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从小到大,你应该是了解弟弟我的,我不怕别人骗我,就怕他骗不了我。”
老六的表现让他有点不敢置信。
这还是他以前认识的六皇子吗?
大家都在一个平台上拼爹,代王眼前虽然势弱,可将来未必就会输给他,谁一开始就是强者呢?
比如他,一开始就是最让人瞧不上的那个。
代王沉吟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笑着道,“臣读尽床头几卷书,占得人间一味愚。”
“跟我打机锋?”
林逸冷哼道,“你也知道弟弟的耐心不是那么很好的。”
“本王再喊你一声九弟吧,”
代王背着手,昂头看着林逸道,“本王答应过你,如九弟欲登大宝,本王一定鼎力相助。”
“既然六皇兄已经下注,我也不好多说了,”
林逸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弟弟要是能赢,也绝不会让你输。”
“谢摄政王。”
代王一撩襟袍,跪下后再三叩首。
“谢九……摄政王,”
老十二也忍不住跟着跪下。
“你我兄弟,都不必这么拘谨,”
林逸扶起代王,然后道,“你回来的也正是时候,最近跟瓦旦使团打交道,弄得头昏脑涨的。
老十二这小王八蛋虽然不是太笨,但是办事情总归还是差了些火候,你呢就去帮帮他。”
老十二听见前面的话,差点没哭。
六皇兄来了,他九皇兄果然就不再信他了。
结果听见后面这半句,差点没高兴地跳起来!
帮?
是六皇兄帮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