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八十七章 怪異君王,石人之冢展示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那是什么?!”
矿山城外,有石人冢大乘邪祟万分惊诧。
旁边神像器妖心情复杂,“怕是…那位传说中的张教主来了…”
此时白茫已渐渐暗淡,眼前一望无际的黑潮像是受了刺激,大片黑火翻涌滚动,向着亮光处涌去。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这人族确实术法通神,但这种等级的黑潮,还是要迂回…”
轰!
话音还没落,又是惊天动地的震动,刺目灼热的白茫。
轰!
又是一下,越来越近。
大地震颤,相隔如此之远,都感到了皮肤灼热刺痛。
石人冢群妖已经闭上了嘴巴,随着这惊天动地的术法不断接近,感受到焚尽万物的威力,一个个心中满是寒意。
他们忽然觉得,前几天试图以矿产和对方谈判这个主意,简直糟透了…
还好,似乎因为张奎曝日术核弹开道的动静太大,吸引了大批阴间怪异,矿山上的压力也瞬间减小了许多。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副奇景:
黑潮涌动的平原上,远处一艘龙骨为轴的神船穿梭而来,浑身金光缭绕,船阁之上,金色镇魂塔烈焰熊熊。
更恐怖的是,这神船不断释放出淡金色波纹领域,沿途地面,阴间怪异组成的黑潮瞬间烈火熊熊,更有一道道金色箭雨喷洒而下,将试图飞起的怪异一一击杀。
远远望去,就像神舟点燃了黑色海洋,留下巨大的灼热火线。
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就是龙骨神舟吧,我听说曾是东海水府的底蕴宝物,没想到竟有此威力…”
“怕是没那么简单,你们看那座塔,分明是缩小的镇魂塔,古器竟然可以重新炼制宝物,简直闻所未闻…”
石人冢大乘邪祟多为器物成妖,天性木讷,有时一睡就是百年,但面对眼前状况,一个个也失去了平日的淡漠。
轰!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又是一道恐怖的白茫,距离如此之近,这下所有人都不敢怠慢,运起法力抵抗,同时心中升起个不好的念头:
此人,莫不是想把我们一起干掉?
好在,这恐怖白茫虽然令人浑身刺痛,仿佛火劫降临一般,但很快就变得暗淡。
石人冢器妖缓过神来,一个个心中冒起凉气,只见山下平原上,黑潮被清空出了一快巨大的空地,就连周围的阴间怪异也是倒了一地,抽搐蠕动着,时不时冒着火化为灰烬。
而龙骨神舟已经到了山边空中,张奎身形飘飞而出,淡淡地看着他们。
“诸位,谁是首领?”
石人冢众人面面相觑,不敢怠慢,恭敬说道:“见过张教主。”
众妖中间,一尊多臂神像缓缓飘出,嘎啦啦弯腰拱手:
“张教主,我乃石人冢管事岩隆,此地只有吾等,皆因洞中发生异变,府主与众多道友昏睡,不能前来迎接,还望恕罪。”
“异变…”
张奎眉头微皱,“出了什么事?”
这神像器妖犹豫了一下,却丝毫不敢再做隐瞒,“张教主剿灭将军墓时应该见过都天魔旗吧,这里也有一面。”
“什么!”
张奎不惊反喜。
那都天战旗可是能提炼出古怪晶石,说不得又能弄出一尊黄金镇魂塔。
“啊…”
神像器妖有些懵,镇压物出问题也算是神州大灾,这张教主怎么一脸高兴的模样。
张奎正要细问,忽然眉头一皱,转身望向了山下平原。
他感觉到某种恐怖的东西正在疯狂提升气息。
“怪异君主…”
张奎眼睛微眯,闪过了一丝杀气。
这段时间对付黑潮,他们发现凡是黑潮聚集之地,阴间怪异必然融合出极度强大的怪异,甚至有了理性思维,被蛤蟆大尊戏称为怪异君主,疯子之皇。
一些小型黑潮形成的不难对付,就像上次那条高山般的肉柱,他一只手就能收拾,元黄他们配合龙骨神舟,只要小心行事,也能斩杀。
不过面积如此之大的黑潮,恐怕会出现了不得的东西。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异常气息,石人冢群妖面面相觑,而龙骨神舟上的元黄他们,则提起警惕,浑身气息引而不发。
“小心!”
张奎忽然双眼怒瞪,身形伴着冲天剑光瞬间消失。
轰!
龙骨神舟附近忽然一声剧烈爆响,紫色煞光、黑光四溅,冲击波猛然扩散,沿途山石碎裂,龙骨神舟也是猛然晃动。
什么东西?!
众人连忙睁大眼睛。
只见张奎漂浮在龙骨神舟前方,浑身剑光缭绕,眼中太阳神火熊熊燃烧。
而在张奎对面空中千米之外,一个浑身漆黑,獠牙三眼的怪人正死死盯着他们,眼中满是癫狂杀意,背后一条条黑光如同触须般疯狂扭动。
“好快的速度!”
蛤蟆大嘴抽了口凉气,“我们竟然完全没看到,还有这模样,怪异君王不是都很大么…”
元黄眼中血光缭绕,狠狠握紧了拳头,“据那福生所说,阴间怪异比仙朝历史还要久远,天元星上就有这种东西,我们怕是低估了阴间怪异的力量…”
众人心中皆是沉重。
张奎同样满脸煞气,通幽术观察下,发现这东西体内竟有一团沥青般诡异混乱灵气凝结,就像当时邪神山祖体内怪异融合物一般,只不过小了许多。
这怪异君王一出,原本被曝日术连番轰炸后混乱的黑潮,顿时像有了组织,不断向山脚下汇聚,如黑色巨浪翻涌而上。
“你们防守,我来对付这家伙!”
张奎一声冷哼,顿时万道剑光席卷而出,在空中形成两仪封魔剑阵,紫色放射性剑光连成一片,横贯长空。
自从有了这恐怖剑光,他很少再使用剑阵,毕竟也没谁能抗住几下。
但此物速度之快,连他都感到头疼,只能布阵围困。
轰!
对方身后黑光缭绕,身形瞬间消失。
张奎也身形一闪,加快了速度,只见一黑一金两道光芒在紫色剑阵中飞快游走,时不时产生剧烈碰撞。
这怪异君王也是厉害,竟然凭借本能在剑阵缝隙中攻击张奎,无视那些穿梭的剑光。
张奎剑光纵横,身形只比对方稍差一线,嘴角露出一丝冷意。
剑阵短短时间内已经缩小了范围,对方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另一边,虽然黑潮强大,但有了元黄十名大乘境的援手,再加上龙骨神舟神火领域,防守并不艰难。
在烧掉半边山的冲天火焰中,群妖还有余力观察这边的战况。
“封魔!”
当剑阵缩小到一定范围时,张奎挥舞剑指一声怒喝,剑阵瞬间凝固,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紫色太极图,将那怪异君王困在了中央。
紫色放射性剑光如龙卷风般盘旋,对方身上瞬间出现了无数道口子。
这家伙确实不一般,以张奎的剑光,都只能割出伤口,普通剑修怕是砍也砍不动。
吼!
怪异君王一声冲天怒吼,身后黑光触须疯狂闪动,两仪封魔阵竟然瞬间碎裂。
“晚了!”
张奎一声冷哼,几道术法接连用出。
“定身术!”
“搬山术!”
“夺魂术!”
对方速度太快,即便神识探查都难以捕捉,以至于术法无法施展。
张奎的剑阵原本就是要对方慢下来。
只见怪异君王浑身一僵,中了定身术,但随即身躯就开始抖动,似乎将要挣脱。
但紧接着,一个庞大高山的影子就压在了对方身上,带着无匹气势轰然落下。
轰!
大地轰鸣。
这怪异君王竟然挣脱了定身术,并且脚下大片裂缝,硬生生扛住了山脉虚影。
然而杀招还在后面。
夺魂术,摄魂术的进阶术法,可夺人魂魄,瞬间至死,有点像前世巫师电影中的某个术法。
但这术法远不止如此简单,若是布下法阵,推演天地之机,就能千里之外咒人至死。
不过这看似可怕的术法,对于张奎却有点鸡肋,因为其有个缺陷,若是神魂强大远超施术者,就无法成功。
以张奎的修为,大部分敌人挥手就能镇压,他又弄不过那些邪神,因此很少施展。
但在这里,却正合适。
只见一道绿色幽光忽然凭空降下,落在了那个怪异君王身上,随即,一道神魂被撤出了半边。
那是什么样的神魂啊…
似乎由无数怪异的头颅组成,有人有兽,还有昆虫脑袋,一个个眼中全是黑光,连张奎都看得一阵反胃。
吼!
凄厉的嘶吼声响起,怪异君王瞬间摔倒,被庞大山脉虚影压在地上,痛苦地蠕动挣扎。
轰!
怪异组成的黑潮瞬间爆发,无数大大小小的怪异不再攻击矿山,而是冲下下方,黑光黑火将山脉虚影淹没。
山上石人冢群妖看得一阵胆寒,就连元黄他们也是心中暗自吃惊。
这地煞七十二术他们当然知道,但张奎平日就是曝日术轰轰轰,却没想到其他术法在其手中,也有如此威力。
张奎眼神冷漠看着下方。
虽然阴间这种规模的攻击,搬山术虚影迟早崩溃,但在那之前,这怪异君王的神魂早被他抽出撕碎。
想到这里,他眼中凶光一闪,右手凝抓猛然一扯。
搬山术虚影下,怪异君王那诡异的融合神魂,竟然被撕裂了一半,化为黑光消散。
吼!
更加疯狂痛苦的嘶吼声响起,那怪异君王竟然恢复了行动,猛然躬身撞碎了山脉虚影。
这都不死?!
张奎也有些惊讶,不过转眼就想到,或许是对方无数融合神魂特性。
“再来!”
张奎捏动法诀,搬山术与夺魂术再次施展。
然而,怪异君王却身形一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身而来。
他的目标不是张奎,而是龙骨神舟上的黄金镇魂塔。
张奎眼睛微眯。
知道不敌,要除去对黑潮最大的威胁么,果然有了神智…不过却是撞了枪口。
张奎微微摇头,捏动法诀,声音响彻天地,“起,镇压!”
嗡嗡嗡!
只见龙骨神舟上的黄金镇魂塔猛然升起,越变越大,轰得一声,将冲来的怪异君王扣在了里面,随后太阳真火熊熊燃烧。
黄金镇魂塔本来就是法宝,只不过临时安装在龙骨神州上而已,其炼化魔物的功能却是首次开张。
吼!
凄厉的惨叫声在里面不断传来,镇魂塔都开始左右晃动,但塔身上的太阳真火却是燃烧的更加凶猛。
太阳真火浩大刚烈,张奎剥离了那三眼怪鸟邪神神念后,其镇魔效果更加猛烈。
没一会儿,黄金镇魂塔就安静了下来,缓缓飘飞而起,噗得一声喷出一股黑烟,随后落在了龙骨神舟上。
“这便是法宝之威…”
元黄等人看得一阵眼热,他们早听褒无心说过,炼成之日甚至引起了天劫,果然威力不凡,要是自己能有一个…
张奎看得呵呵一笑,“看什么,去将黑潮驱散,杀得越多越好,日后我会在功德殿放上一条,用功德点兑换我亲自炼制法宝。”
元黄等人一愣,二话不说跳上龙骨神舟,杀气腾腾追杀起了散去的黑潮。
张奎则缓缓落下,看向有些紧张的石人冢群妖,沉声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那名叫岩隆神像器妖,微微拱手道:“张教主,请随我来,石人冢如今大难,愿意归附神朝,只求教主救下我等府主…”
张奎点头,在众妖的簇拥下进了这古老阴府矿城。
只见街道满是残垣断壁,唯有镇魂塔旁边干净,城中石人、铜马、飘飞的纸灯笼…什么器妖都有,看到他们连忙恭敬退在两旁。
神像器妖岩隆沧桑叹息道:“张教主,其实此事与我石人冢来历有关。”
“教主也知道,器妖并不为妖族认同,往往抓住后便会炼化夺灵,直到万年前,我石人冢府主找到了这里。”
“金光洞原本是个怪异之地,每次月圆,都会有妖光显露,凡人妖血肉生灵靠近,就会在沉睡中化为石像。”
“我等府主误入此地,发现这妖光竟然对器妖无用,只是休眠而已,还能增加修为,因此建立石人冢,庇护天下器妖,渐渐发展至今…”
听着这家伙介绍禁地历史,张奎恍然大悟,金光洞外面到处都是石像,传闻是石人冢诅咒,原来真相却是如此。
怪不得肥虎说来了就想睡觉,若是这帮家伙没有信用,再手黑一些,恐怕世间就会多了一只石老虎。
随即,张奎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姓乾的都天仙王战旗是无色领域,生灵畸变,这令人昏睡的表现…
“那面旗子上可写着罗?”
张奎连忙问道。
神像器妖一愣,心中惊骇,“张教主如何得知?”
张奎没有回答,而是眉头紧皱。
据福生所说,罗长生是统御这片星域的仙王,所开辟无寂天虽可使人昏睡,但也保持长生。
怎么战旗力量能将人石化,恐怕,也是发生了畸变…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