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醫手迴天-第614章 大結局展示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然而他已经没法收手了,两人的距离这么近,想停都停不下来。
而且江老也不打算停下来,在他看来陈长寿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逆转战局。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ptt-第614章 大結局展示
“叮……”又是一声令人牙酸的脆响,江老和陈长寿撞到了一起。
不过这一次的威力比上一次似乎小了不少。
众人连忙抬头朝着半空中看去,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惊呆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笔趣-第614章 大結局鑒賞
只见陈长寿右手掐住了江老的脖子直接把江老柃在半空中。
而在陈长寿左侧和右侧,赵云天和埃蒙德都被两个人影夹住要害,根本不敢动弹。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江老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长寿。
就在刚才,他近身陈长寿的瞬间,陈长寿身上金光大盛转守为攻,一道金色罡气利刃破开了他的蛟龙,接着陈长寿反手把他制住。
与此同时,其他五人的攻势去迟迟没有到来,转眼一看,赵云天和埃蒙德反而被制住了!
“怎么回事?你该不会以为我没有后手吧,江老。”陈长寿冷笑道,看这笑容在江老看来是如此的恐怖。
“后手,你……”江老听后愣住了,接着他看向一旁的赵云天,此时制住赵云天的两人中,其中一人是饕餮,而另一人则是四凶将之一的混沌!
看到混纯之后,江老浑身震了一下,接着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他不是应该被你关起来了,你不是想说这个吧。”陈长寿抢话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这些?”江老整个人都混乱了,刚才一切还尽在掌握,结果现在一切都超出他的控制,这种反差让他一时半会没法接受。
“当然是混沌他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这么狡猾,肯定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对吧。”陈长寿继续说道。
“他告诉你的?”江老一听更想不明白了。
陈长寿让混沌回到京都,目的是为了看看战神团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陈长寿联系不上江老。
而当天江老就把混沌引诱到天牢里,以叛乱之名把混沌关了起来,这件事情就只有他和几个手下知道,那几个手下事后还被他灭口了。
而天牢,被称为华夏最安全的地方,里面关押着的都是穷凶极恶同时拥有滔天本领的罪犯,为了不让这些人有机会逃脱,天牢无比坚固,哪怕是战龙被关进去也不可能出的来。
所以江老完全想不明白,混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是陈长寿就出来的那他应该早就收到消息了。
如果不是陈长寿救出来的,混沌又靠什么从天牢里出来?
“是不是想不明白?需要我给你一点提示吗?”陈长寿见江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便开口说道。
江老一番沉默之后,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很筒单,因为我让混沌回来的时候,把虎符给他了。”陈长寿解释道。
“符虎?它竟然还在你手上,不是已经下落不明了吗?”江老听后诧异道。
虎符可用来号令皇家战神团,虎符代表的便是最高权力,认符不认人,哪怕是一个三岁小孩,只要拿到虎符都可以号令整个皇家战神团。
而这东西在战龙身亡时,江老也在他身上寻找过,结果没有找到。
后来便昭告天下虎符已经丢了,由于这东西没法仿制,所以一直处于空缺状态,而整个皇家战神团则被江老一人掌控。
现在虎符再次问世,那便是得虎符者得天下。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丢了昵,当日我知道自己凶多吉少,所以把它托付给了混沌,他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在我灵魂转到陈长寿身上之后,混沌便第一时间带着虎符来找我了,他果然没让我失望。”陈长寿笑着说道。
“你这话说的,俺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记得请我喝酒啊。”混沌粗犷的声音传来,然而这声音在江老听来却是如此的讽刺。
战龙死后,混沌就一直在帮江老做事,也就是说虎符一直就在江老身边,然而江老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而这东西又导致了他今天的败局,怎么不讽刺?
听完陈长寿的话后,江老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经过,混沌拥有虎符,就拥有号令整个皇家战神团的能力,所以他想从天牢里出来,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混沌既然可以从天牢出来,那饕餮等人的突然叛变也就不足为奇了,肯定是混沌私下里和他们沟通过,以四凶将和战龙的交情,知道战龙还活着他们肯定会赴汤蹈火,而刚才那些斗不过是配合演的一出戏而已。
只见他双手低垂,做出一副放弃了的模样,叹气道:“现在果然是年轻人的天下,我这把老骨头,早就退休就好了,也不会落得今天的地步。”
陈长寿听后冷笑道:“你说这些,是在忏悔吗?”
“现在忏悔的话,能有用吗?”江老不答反问道。
“这个问题需要回答吗?”陈长寿又把问题推给了江老。
江老听后冷笑一声,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叛国之罪历来是皇家战神团里最重的罪名,轻者凌迟处死,重者株连九族,所以江老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回答的必要。
两人陷入了沉默,江老算是看着陈长寿长大的,两人曾经亲密无间,落得如此的下场,陈长寿也感觉到唏嘘不已。
一番沉默之后,陈长寿突然问道:“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想知道,既然你一开始就能让四凶将帮你,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才动手,甚至不惜让自己受伤吗,以你的你能耐加上四凶将,想要对付我们三个人应该易如反掌吧。”江老说道。
听到这个问题,陈长寿顿了顿,然后说道:“因为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想杀死我,我在想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你会不会手软放我一条生路。”
江老听后浑身震了一下,他看向陈长寿,看到陈长寿眼睛里的血丝却是笑了起来,嘴里发出虚弱的声音:“看来我真是老了,老糊涂了呀,陈长寿,是我对不起你,你放开手吧,不要脏了你的手。”
陈长寿听后缓缓松开了手,而江老则是往后退了一步,朝着陈长寿鞠了一躬然后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陈长寿的视野之中,而陈长寿也没有阻挠的意思。
“哎,老大,你怎么让他走了呀。”混沌见状诧异道,他原本以为陈长寿会当场把江老斩杀,但没想到是这话总结局。
“他会了解自己的,这一点你放心好了。”陈长寿回道。
“那这两人怎么办?”混沌说着指了指赵云龙和埃蒙德。
“对不起,放我一马吧,对不起战龙,求求你放我一马。”赵云龙听后苦苦求饶道。
然而陈长寿脸色一凛嘴里吐出一个字:“杀!”
话音刚落,赵云龙还没来得及求饶血濺当场!
赵家家主,安定阁大长老直接被当场诛杀,围观的皇家战神团众人无比胆寒。
杀伐果断一向是战龙的风格,众人都能感觉到,战龙,又回来了!
“那个外国佬昵?也杀了吗?”诛杀赵云龙后,混沌又看向不远处的埃蒙德。
此时埃蒙德已经被吓得如一摊烂泥,甚至都忘了要求饶。
赵云龙可是安定阁的大长老,在华夏的名望也极高,结果却被陈长寿一句话给当场诛杀,那他一个外族人凭什么活下来,想到这里埃蒙德胯下一热,直接尿裤子了!
陈长寿见状下令道:“杀!把他人头送往威廉家族,让他们知道,烦我华夏这的下场!”
“好!”混沌或者手起刀落,埃蒙德人头落地!
处理往两人之后,混沌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虎型玉制品提到陈长寿身上,然后对陈长寿说道:“老大,这虎符也该物归原主了。”
陈长寿见状从混沌手上接过那虎符,然后直接飞到了兴国殿的屋顶上。
此时三千皇家战神目光齐聚陈长寿身上,只见陈长寿右手高举虎符,号令道:“虎符问世,战龙重生,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众人听后单膝下跪,齐声喊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一个月后,滨江。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下班之后的曾萱正在做饭。
简单炒了几个小菜,曾萱把菜端到餐桌上,然后又拿来三幅碗筷。
“燕儿,吃饭喽。”曾萱喊道。
“来啦。”燕儿从房间里蹦跶蹦跶地跑出来,然后吸了吸鼻子接着说道:“哇,好香啊,曾萱阿姨,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呀。”
曾萱放下碗筷之后,宠溺地摸了摸燕儿的小脑瓜,说道:“是燕儿最喜欢的红烧肉。”
“红烧肉?太好了!燕儿最喜欢好烧肉了。”燕儿说着已经爬到椅子上。
“快尝尝,看看阿姨的手艺进步了没有。”见燕儿一脸猴急的样子,曾萱脸上也挂满了笑容。
“好吃,曾萱阿姨做的红烧肉越来越好吃了。”燕儿赞不绝口。
曾萱微微点头,刚拿起筷子眼睛却瞥到了一旁的另一双碗筷,于是她又把筷子放了下去。
这一个月一来,曾萱给陈长寿打过无数次电话,但最后都无人接听,信息也人回,就好像陈长寿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
回想起这不到一年的时光,曾萱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个被人嫌弃,人见人打的废物赘婿,突然变成另一个能让她依靠,几乎无所不能的完美老公,放在身上不想是做梦昵?
然而现在,一切都回归了正常,就像是梦醒了一般,想到这里,曾萱眼眶红了,眼泪在打转,于是她连忙别过头去,担心被燕儿看到。
“阿姨,你怎么不吃啊。”
“燕儿你先吃吧,阿姨现在不饿。”曾萱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时,燕儿突然说道:“陈长寿叔叔,你怎么来了,你看曾萱阿姨,她竟然不按时吃饭,不是乖孩子!”
曾萱听后楞了一下,心里突然感觉一暖,她没想到燕儿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安慰她,相比之下,她反而更像是被照顾的那一方。
“是啊,曾萱阿姨不听话,我们吃完饭,好好教训教训她好不好。”然而这时,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曾萱浑身一震,连忙转过头去。
“老婆,我回来了。”
(全书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