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gt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唐首席女婿 愛下-第二百二十四章 攤牌對質-43uqu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吊丧的公文发到了大唐的各个州县。
一切正常,没有半点波澜,李显的仿佛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悼念死去的母亲。
国殇之礼,隆重。
李家和武家的子孙均披麻戴孝,就连李冉都在手臂上缠绕了黑布。
他站在洛阳的城门上,有些发呆。
今天,是李重润回城的日子……等待这位大舅哥的,是早已准备好的禁卫军。
“如果重润肯认错的话,带他来见我……如果他依旧执迷不悟的话,你就……”
昨日晚上,李显的叮嘱犹在耳边。
这位帝王柔情而寡断的一面展露无疑,他依旧不愿意面对谋反的儿子。
李冉只能接下这个苦差事……除了他以外,其余人都搞不定这个任务。
身后跟着裴旻和程伯,两人神色皆肃然。
“仙师,重润来了。”
程伯低声禀告着,如同预料中的一样,这位大舅哥果然没有怀疑什么,他带着一行随从轻骑而至,直到城门之下。
所有伏兵一齐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冉兄弟,你这是何意?”
李重润淡淡问道,看不清他面具下是什么表情,但单以声音而论,他似乎并不惊慌。
“你懂的。”
李冉摇了摇头,“人在做,天在看,你低估了张易之。”
“呵呵,那跳梁小丑,被你们发现了?”
李重润突然笑了起来,“果然,这种人真的靠不住……冉兄弟,我没想到,来抓我的,竟然是你,以你的手段,想必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我是插翅难飞了。”
“也许吧,反正我不认为你能回得去。”
李冉看着他的脸,从面具的缝隙中直视深邃的眼神,“如果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收手?呵呵,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李重润的声音猛然变得失控,他愤怒道,“我做错了什么?我只不过在拿取我应得的东西!”
“……大唐并不亏欠你什么。”
李冉叹了一口气,知道他已经执迷不悟了,一条路走到黑那种。
“或许你不明白这个道理,也无所谓,以后你有很长时间去想清楚,如果,死亡之后还有意识的话。”
挥了挥手,示意禁卫军动手。
事实上,这三百禁军只是明面上的埋伏,为了彻底扼杀他任何反抗的机会,李冉起码布置了五处陷阱,哪怕李重润如有神助从围攻中逃了出去,等待他的,依旧是另外的追兵,至死方休。
按照老丈人的要求,给他留下全尸,并且保留名誉,不以叛乱之罪公开处刑。
所以,低调行事,这也是李冉将动手地点选在了城门口的道理之一……百官那边甚至连风声都不会收到。
毕竟参与今日行动的,都是心腹中的心腹,守口如瓶的那种。
“嘿嘿,冉兄弟,你果然厉害,明明发现了我的破绽却用计将我诓骗回洛阳,好心思,好手段。”
李重润依旧淡定,似乎浑然不觉悬在头上的屠刀就要落下。
微微皱起了眉头,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从心头滋生出来。
似乎对方并非虚张声势……他还有底牌,起码还有一张足以保命的底牌。
“我从来都不相信张易之,并且,我在洛阳城中留下的钉子,也不止他一个!”
李重润缓缓举起了手掌。
“就在我收到传诏回洛阳时,留在洛阳的探子向我禀报,说你从凉州回来了,并且去过了行宫,我就知道,他可能已经背叛了,这种蠢货无论做了什么事,都毫不稀奇。”
“虽然我不确定你的到来会不会影响我的计划,但你太厉害了,我只能求一个万全之策……如果这次洛阳之行我不能回去的话,嘿嘿,你不妨看看,这是什么。”
李冉瞳孔猛然一缩,尤其是看到了他手中的东西后,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难以言喻的愤怒。
原本,他对这位大舅哥还报以同情,认为对方只是性格问题导致了走错了路。
然而他错了,武则天那老狐狸的眼力才是最强的……李重润,天生就是个阴谋家。
他手上握着的,竟然是突厥人的金印!
“你竟然投靠了阿史那却云!”
“呵呵,他还不配,我只是需要合作的盟友而已。”
李重润幽幽一笑,“如果我没能回边塞驻地的话,我麾下的边军便会放出一条通道来,让突厥的狼骑顺着关隘直扑洛阳……时间期限,十天!”
“所以,你大可以选择现在杀了我,代价便是,引起一场战争。”
“哼,你真以为阿史那却云会信守承诺?”
李冉不屑的撇撇嘴,“他那种趋利避害的人,才不会为了你而贸然进攻大唐,他是个十足的机会主义者。”
“没错,为了我,他自然不会,但是为了燕云十六州,他会的。”
“……好吧,我原本以为你只是性格有问题,现在看来,你不但是个阴谋家,还是个自私的卑鄙小人。”
李冉冷漠的看着他,原本还存在一点善意的眸子冷凝成冰。
为了一己私欲,这人不但背叛了国家,还背叛了民族。
十面埋伏
显然,他将燕云十六州作为筹码,换取突厥人的援助……一旦谋反时,接住突厥人的力量与大唐抗衡。
历史上还真有人这么做,那个叫石敬瑭的玩意简直是遗臭万年的反派典型,李冉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冰雪全能王
他伪装得真厉害……或者说,变得足够彻底。
在出征武三思之前,两人曾定下了塞外吃羊肉的约定,那时,他应该是真心的。
而以后几次,均是欺骗。
这种人,不杀了留着过年?
所以李冉也笑了,笑得比李重润还要放肆。
“……你笑什么?”,渐渐的,李重润的声音变味了。
他足够聪明,聪明到能判断出李冉的笑声并不是强装镇定,而是他真得还有底牌!
“我笑你太蠢……也笑我的运气不错。”
李冉扬了扬眉毛,淡淡道,“你以为拉拢突厥人就能跟大唐的军队抗衡了?或许一年前,这个论断还值得推敲,现在嘛,我只能说,你想多了。”
干隆皇帝
他举起了三根手指,宛如刺向李重润的三把利剑。
“这一年来,我建立了三只新军,每一只,都是你想象不到的强大。”
“如果突厥人真的敢入关来,那敢情好,我正愁找不到乐子呢……”
一席话未说完,李重润的身躯早已颤抖了起来。
显然,他慌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