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0hp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079章 蓄勢待發(4)相伴-92t9i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娄昭君嫡子嫡女众多,但里面也分受宠的和不受宠的。比如说高洋,那是从小就不被娄昭君待见,只有高欢对他另眼相待。
高洋之所以会得精神病,跟他童年装疯的经历有着密切关系。
然而娄昭君并不是一个对子女极端厌恶的女人,她也有喜欢的儿子,她的问题,仅仅在于很偏心而已。很早就沉稳大气,容貌出众的高演,乃是娄昭君的最爱,没有之一。
自高澄死后,娄昭君一直想把高演扶正,所以她一直不喜欢高洋的儿子高殷,这一代的恩怨情仇,怎么说也说不完。
高洋其实也很沉稳,也很大气……曾经。但是他太丑了,而娄昭君又是“外貌协会”的铁杆成员,所以,他就很不受待见。
高演长大后,获得的封地是最大的,旗下的户口也是最多的,多到个什么程度呢,有二十多万户!
这尼玛都能拉起一支军队了。可见他受宠到了什么程度。
而高湛,虽然嘴巴很甜,很会哄人。但实际上,封地比高演小了一半,户口更是只有五万户,少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高演的封地在河北,自从他逃到晋阳之后,封地就被邺城中枢没收,所有产出都要归国库所有,那些佃户均田成为自耕农。
而往日里人来人往,门庭若市的长山王府,此时也衰败门可罗雀,完全不能跟一年前相比。
一辆极为普通,只有一头牛拉车的犊车,缓缓经过长山王府,不过驾车的人是现在担任京畿大都督高伯逸狗腿子的鱼赞。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鱼赞是个小痞子,而现在虽然只是当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官,但是有了高伯逸的鼎力支持,实际上大理寺狱的大佬毕义云都不敢惹鱼赞。
两人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长山王府,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高伯逸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回主公,尚且算是安静,也许是因为高演还未死,而且有传言说他在长安的缘故吧。主公是想收拾长山王的家眷么?”
鱼赞不动声色问道,在他眼中,好像收拾一个落魄王爷的家眷,跟宰掉几条狗差不多。当然,在此之前,那些颇有姿色的王妃什么的,肯定是要先弄出来给高伯逸好好享受一下。
等他享受完了,再分给下面的兄弟享受,这都是老规矩了。不止是高伯逸这么玩,其实这个年代任何人都是这么玩的。
“噢?你有办法?”
高伯逸顿时来了兴趣。
“这有什么难的,根本不需要我们出面。只需要派人暗中教唆长山王府的奴仆们噬主,等奴仆们把我们想做又不方便做的事情做完,然后就可以破门而入,杀掉那些闹事的奴仆。
最后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奴仆身上,不就完事了么?”
鱼赞大概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很明显,他估计用过不少手段去做那些高伯逸不能做的事情。
不得不说,鱼赞能上位,并非全靠胆子够大,心够野。他的政治嗅觉和头脑,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不错。”
我 真是 非洲 酋長
高伯逸淡然说道,却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了。马车一路来到已经是人烟稀少的高阳王府。
“行了,你回去吧。最近多盯着高家的人。”
高伯逸轻轻摆手,打发走鱼赞,然后悠然自得的朝着王府大门而去。
……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人家?”
一番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元仲华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恋恋不舍的穿衣服。因为她感觉得出来,高伯逸此次前来,不是馋她身子的。
而是一定有要事。
“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
高伯逸早已穿好衣服,一脸正经模样。不道德的两人,在某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和李祖娥不同,元仲华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只想趁着没老之前好好享受的意思。
“嗯,你说吧。”
“高演的夫人,你认不认识?”
高伯逸说是历史上寂寂无名的顺成皇后。
她是高演正室,复姓拓跋,汉姓元氏,河南洛阳人。北魏皇室后代,道武帝拓跋珪六世孙,开府仪同三司元蛮之女。
而元仲华,则是孝文帝元宏曾孙女,元宏(即拓跋宏)是太武帝太武帝拓跋焘的曾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所以说,元仲华和高演夫人的关系,可以说相当的远,从拓跋焘这一代开始,就不是一支了。
要说认识,那肯定是认识的,只不过,两人接触的次数并不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根本就是“不认识”。
“呃,不是很熟。”元仲华有些歉意说道。
爱神禁忌游戏
“但是,你能进长山王府,对吧?”
高伯逸笑眯眯的问道,这让元仲华心中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眼前这位好色之徒,不会是想把元氏也弄上床吧?
别说,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
“要去你去,我说不了什么话。”
元仲华没好气的说道。她无法阻止高伯逸玩弄别的女人,但是让她帮忙去做这些事情,抱歉,她还没下贱到这个地步。
虽然她已经觉得自己现在足够“下贱”了。
“别这么说嘛,是有正经事。”
高伯逸轻轻抚摸着元仲华的后背说道:“大不了事成之后,我多陪你两天?”
“那鱼赞的事……”
元仲华直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杀鱼赞。虽然她心甘情愿被高伯逸摆布,只是贪欢而已,并没有那么高尚。
“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兑现过,不过需要时间嘛,对不对。”
高伯逸连哄带骗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做?”
“你把元氏约出来散心,我有些话要跟她说。”
“你不会是想……”
元仲华感觉,什么叫说话啊,只怕是在“床上说话”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坦白点不行吗?
这个年代,尤其是北齐,尤其是在邺城,社会风气轻浮夸张到了极致,女人出个轨跟别的男人睡觉,可以说慢大街都是。
根本就不算什么吸引眼球的事情。
甚至,像高伯逸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不玩女人才是让人难以置信!比如说怀疑他喜欢玩“书童”之类的。
“好吧……那就一次,没下次了。”
校园极品高手
“放心,不是坏事。”
高伯逸安慰了元仲华几句,随即轻巧的离开,就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