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愛下-第1539章 歸來的炮灰大師兄42熱推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芩谷看着这一出的大戏,喃喃道:“原来如此啊,没想到南堇那高贵冷清的面容下竟是如此的不堪。”
自己得意之时觉得所有一切都理所当然,都是她自己应得的。一旦失势就怨恨别人。
甚至连师父安排她的历练任务,因为自己不谨慎落入散修圈套也能怨恨师父,怪别人给她安排了这个任务——如果她没给自己安排这个任务,自己就不会到那个地方去,就不会给别人落下把柄……
这个逻辑…还真是让人无法反驳啊。
不过,照这样说的话,她其实最应该怨恨的是她的母亲啊,要是她母亲没有辛苦怀胎十月生下她就好了嘛。
小木说道:“刚才她在精神激愤之时,我发现了数据的痕迹…”
芩谷眼睛一亮:“你是说南堇身体里也有一个辅助系统?”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当初从安宇体内消失那个辅助转移到南堇身上了。
小木瘪瘪嘴:“根据你和怀安传来的信息来看,之前在安宇身体里的那个辅助系统资历恐怕不比我浅,而且也十分谨慎以及……保守,若不然你们恐怕还会遇到一些波折。当然就算是有,她真要跟我们做对的话我也不会怕——”
小木顺便证明下自己的实力,又继续说道:“然而此刻在南堇体内的那个系统,怎么说呢,也就是刚刚出炉的初级数据吧,简单点说,它就是一条指令而已。”
芩谷又有些疑惑了,微微皱眉:“一条指令?这样也能去左右一个具有完整灵魂和主观意识的人?”
小木:“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有正能量的一面也阴暗面。不同的人的侧重修炼不一样,就像这浩瀚世界拥有不同体系的天道平台一样,有的像我们这种只是维护小世界平衡发展,从发展中不断积攒能量。有的追求纯粹的善,眼里揉不得一颗沙子,而有的则追求个性张扬恣意畅快……虽然大多数修炼者经历的比普通人更多,锤炼心性的机会也更多,但是仍旧有一小部分的心是偏向阴暗面。这个南堇就是其中一员……看来那条初级数据背后为它们挑选的宿主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芩谷想了想:“对了,你说之前在安宇体内的那个高级系统和这些初级数据是来自同一个体系的吗?”
小木想了想:“虽然这两个系统的行事风格不一样,但是从她们总是在围绕着搞事情这一点来看,应该来自同一个体系。”
“……要不,直接干掉吧。”
芩谷突然说道。八卦也看的差不多了,对整件事情来龙去脉也有了了解。不同体系在小世界的角逐而已。
小木满口应下,虽然这个数据还比较低级,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他等的就是掌柜这句话。
潜伏在南堇周围的数据触须猛地发动进攻,趁着里面的npc系统正在与迷雾中封印**换信息的时候,倏地将那数据紧紧缠住,然后咻地一声硬生生从南堇体内抽走。
刚才南堇本来趁着机会好好发泄一番,没想到这些人死到临头还嘴硬,同时攻击她,反而让她再次受到羞辱。
愤怒之下,她打算让体内的NPC系统联系之前的那只封印兽,让对方再多找几个封印兽过来,直接攻破阵盘防御,这些人便是她对它们的献祭。
哪知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那npc系统像她传递呼救的声音。
顿时秀眉一蹙,这啥系统的也太垃圾了吧?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垃圾,垃圾——统统该死。
毕竟在她看来,自己马上就要进入通往诸天世界成为主宰了,那么这个也就只能兑换一下灵力的系统也配不上她高贵身份了。以前这些只会在心里想想,但现在化神期的她自觉有足够的资本,想的什么就说什么,这才是真真的率性而为嘛,爽快。
小木将那条如同条虫一样的数据从南堇的意识空间里抽了出来,缠在上面数据上面的触须有微微的光芒闪过,然后对方凝聚为一个整体的数据团开始纷纷瓦解,变成一个个的粒子融入到小木的触须中。
看上去,貌似他的本体枝条比之前路微粗壮了一些。
且说南堇此刻黑暗面被彻底激发出来,没有了npc系统与封印兽联系,便主动用自己的神识去交流,企图掌控对方。
可惜,没了系统,封印兽根本不会相信低贱且一直跟它们做对的人类。
数头封印兽搅动棉花团一样的白雾,让中央的空白区域不断缩小,然后同时向防御罩和南堇发动了攻击。
南堇猝不及防被攻击了一下,若不是化神期的强横实力,她的整条手臂都会报销。
她惊恐又愤怒难当地看向这些封印兽——我们才是同盟好不好?我们现在要共同对付这些贱人,她们就是我献祭给你们的祭品?你们干嘛要攻击我?
没有系统存在,封印兽都懒得跟这个低贱还吃里扒外的人类交流,再次发动猛烈攻击。
不管南堇此刻如何的愤怒,事实证明,没有那该死的临时掉链子的系统,这些怪兽根本不听她的。也不再迟疑,使出自己法宝战斗起来。
然后朝阵盘里的人惊慌喊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一起杀掉这些畜生?……”
晓芙等人也被眼前陡变情形弄得一愣一愣的——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个魔障了的大师姐不是与这些怪兽勾结而偷袭她们的吗?刚才她还听到对方叫这些怪兽将她们全部吃掉呢……怎么现在怪兽反而无差别攻击起来了?
化神期的修为对上一只封印兽或许还有一点胜算,但对上几只,那就是送死。
很快南堇就出现颓势,她更惊恐地发现她体内的灵力飞快消失却无法得到任何补充,她慌忙灌下一瓶千年灵乳,发现就算灵乳将肠胃灼烧痛了,但身体却无法吸收里面一分一毫的灵力…她又不停往嘴里倒灵丹,也无济于事……此刻她的身体再次回复到几年前被安宇夺去元阴和修为的状态,如同一块铁板一样,无法从外界吸收任何能量。
愛 漓
而体内原本积存的灵力也在战斗中疯狂减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