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第305章、喜服裏的商機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重生南宋求长生
第305章、喜服里的商机
挂断电话不过十来分钟,谢东星给儿子打电话问了情况,给李远山回电话:“李哥,我问过小鹏了,初六这天没几个预订的客人,小鹏已经跟他们沟通好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太谢谢了!”李远山道谢道。
“谢什么谢啊,长安怎么也叫我声叔,侄儿子的婚礼,我能帮上忙当然要帮了。”谢东星说道。
“好好,那初六那天我陪你你多喝两杯!”李远山笑道。
“好啊!”谢东星高兴地说道。要说喝酒,他跟寨子里好多人都喝过不少场,只有李远山很少喝酒,这么多年仅有的两三次也只是一两杯就停了。
酒席定下,接着就是邀请客人。
打电话邀请了一圈外面的客人,寨子里的人用不着打电话,说一声就行。
下午天虽然还被云遮得满满的,但好在没有雾了,温度也不是太低,打谷场上聚集了很多人,中间篮球场上正在比赛。
李远山到的时候正好一队输了下场,一看走出球场的杨明才和杨明东,李远山对小海笑道:“你们咋个带上这两个老头?他们体力跟不上,技术也不好,想不输都难!”
小海笑道:“不带不行啊!不带回家他要收拾我。”
“呵呵呵。我是想同情你,不过要是你早点结婚,整个娃娃黏倒他(黏着他),就没得这些事了。”李远山笑道。
“结婚现在还早。”小海说道,“至于孩子更是,我自己还是孩子呢!”
“我听到你说你还是孩子?我是耳朵有毛病还是脑子有问题?”李远山呵呵笑道,“你都二十七马上二十八了!这个年纪算是大孩子还是老孩子?反正长安和小真他们两个开年初六就办酒席,你们这些当哥哥的也不要拖了。”
“长安初六办酒?”小剑惊讶道,“结婚证办了没有?没有的话赶快去。现在马上要过年了,过年单位可能不办公。”
李远山笑道:“领证都快半年了。”
“哟!长安手脚麻利得很嘛!”小文说道,“现在办酒席,是不是有了?”
“呵呵!这个倒是真的还没有。”李远山说道,“是觉得他们既然已经领了证,那就趁着过年这几天清闲把酒办了。过了这段时间,他们又得忙起来了,就只能等到明年过年。”
“还好还好!”小贤拍着胸口说道,“要是怀上了,那我们真得着急了。看来,孩子的事情是不能再拖了。”本来他计划是再过一两年再要孩子的,现在长安这么早结婚,说不定也会早早有孩子,到那时候可就没法跟老人家交代了。
过年热闹,过年之后更热闹,从年纪最大的杨光智到刚出嫁的小蕴都来了。大人聚一起聊天打牌,小孩东奔西跑,鞭炮声和笑闹声遍布寨子每个角落。
热闹一直持续到初六这天,除了杨明德和林夏两个得回去上班,其他人都没走。
仪式简略再简略,简略到只有拜堂这一项,前后不过一分钟就完成。
不过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长安和周明真的喜服上,因为实在太漂亮了!
“唉!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结婚的时候穿的那西服婚纱,档次也太低了!”小贤说道。
“是啊!这喜服太漂亮太有范了!”小剑说道,“我决定了,结婚的时候也穿这种喜服!”
“呵呵!好在我还没有结婚,还有时间准备!”小海笑道,“哈哈哈,你们结了婚的,只能看着我们穿了。”
小澜说道:“谁说我们只能干看着了?弄个好看的衣服,值得拥有啊!”
“你还想再结一次婚?”小墨笑着对小澜媳妇说道,“嫂子,你看我澜哥的花花肠子露出来了,这是还没有调教好啊!”
“你小子说什么呢!”小澜说道,“这种衣服又不是只有喜服,只能在婚礼上穿。我们可以弄一套同类的,平时可以穿的那种。”
这套喜服不但在寨子里受欢迎,在参加喜宴的宾客里也引起了轰动。
不少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长安急忙提高声音阻止:“大家都不要拍了,我可不想我们的照片出现在网上。”
来的都是亲戚朋友,自然不会不听招呼。不过不能拍照,那就看个仔细!
这么多人围着看,周明真不愿意,长安也不愿意。所以,他们两一分钟都没待住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不好意思啊,小孩脸皮薄。”李远山说着场面话,“大家就别管他们了,吃好喝好,啊!”
李远山一说大家不管心里作何想,都笑起来,面子必须得给。再说,刚才他们的表现也过了,被这么多人盯着看,换成他们也一样得匆匆离开。
很快宴席上开始热闹起来,李远山招呼了一圈,挨着谢东星坐下来,端起酒杯说道:“老谢,安排这次酒席,你操心不少,多谢了!”
异世之技能至尊 终级BOSS飞
“帮忙不是该当的嘛!”谢东星笑道,“再说,还有钱赚,这是在照顾我生意呢!干了!”
一杯酒下肚,谢东星说道:“也就是在这边,要不然承办酒席也是个好生意。”小贤小澜,他外甥外甥女,也就是严红儿子女儿,他们的酒席也是在这里办的,几场酒席下来,他觉得办酒席比接待游客简单多了。只是,这边毕竟偏远,有实力在他酒店办酒席的人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一场酒席一两百万,能拿得出来的人家不少,但是,他们不会就为了办一场酒席花这么多钱,日子还过不过了?
“承办酒席确实不太行。”李远山说道,“除非是在淡季游客少的时候,推掉游客办酒席才合适。”
又跟谢东星喝了两杯,一桌人举杯一次,才边吃边聊起来。
杨明学说道:“长安结婚是走在前面了,要是明年再有个孩子,其他小子们肯定会受影响,我们老的催婚催生也有理有据了。”
“你想多了!”李远山笑道,“谁说结了婚就得赶快要孩子啊?他们觉得没玩够,我们也觉得他们年纪还小了点。”
“呵呵,就算你想催生也站不住脚。”杨明东笑道,“你们也是三十了才有长安的,又有什么理由让他们同意早生啊。”
“所以,我早就想好了。”李远山笑道,“小真这么好的儿媳妇,自然要让他早早抓在手里。要是拖着最后便宜了别人,那还不后悔得拿脑袋撞墙!至于生孩子,可以慢慢来,现在三多四十岁生孩子的也不少。还可以趁他们年轻没孩子,多学点东西。要是有了孩子,时间精力都被小家伙占据了,那就学不成了。”
“呵呵呵,现在年轻一代流行晚婚晚育。”严红笑道,“哪像我们以前那时候,要不早点娶媳妇,年纪大了可就得打光棍了!现在只要有钱,四五十岁也能娶个年轻漂亮的。”那时候大家都穷,年纪大的谁嫁?娶了媳妇,孩子就顺理成章的来了。想想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甚至电费都交不起,晚上自然早早睡了,又没有避–孕措施,没孩子就不正常了。除了像李远山他们能控制的,那就是身体有问题。
……
一场酒席,年纪大的在聊孩子婚事,聊酒席档次,聊李远山甚至春天坪多么有钱。而年轻的聊的就只有一件事——喜服。
长安那件喜服还不怎么样,周明真的喜服就太吸引人了,不但样式美,上面的刺绣更美,还有头饰,女孩们谁都渴望有这么一套嫁衣。
男孩也突然觉得,这样的喜服才是喜服,之前流行的婚纱,也显得不那么好看了,甚至有些难看起来。
宾客里有两个年轻姑娘,不但想着自己也该有一套这样的嫁衣,更由此起了开店的心思。
古装,尤其是汉服这些年虽然在国内有所流行,网上也时有报道,但这股古装风还没有刮到在九龙镇。镇里没有一家做古装的店铺,往常也没人穿过。
两人发现了商机,回家就迫不及待地准备起来。首先自然是要购买材料,然后找人试制成衣。
秦时明月之道家师叔祖 清音伴舞
年轻人不会针线,但六七十岁的老奶奶还是有一些针线活做得好的。其中一个姑娘运气好,寨子里就有几个针线活做得特别好的老人。当年刘显世还在做贵州高官的时候,她们的女老祖可是去刘家专门做衣服的。虽然款式不同,但是手艺是相通的。
找到手艺过硬的人,试制成功后,店很快就开起来了。另一个姑娘见有人先走一步,上门探查取经,很快聊得火热。对于开店的看法也一致,开两家店不如合伙,这样实力更强,更有前途。
为了宣传她们的汉服店,她们不但在店里穿着汉服,还经常上街,成了镇上的一道美丽风景线。
“蓉姐,订单太多了,她们肯定忙不过来,得继续找人了。”
“当然得找!”蓉姐说道,“另外也得从外面进一些成衣回来,赚不赚钱不重要,得把他们抓在手里,培养成我们的客户。”
“对呀!还是蓉姐想得远!有了一套之后,他们感受到了汉服的魅力,后面还会继续买。就算平常不买,也会买结婚的喜服!”
“是啊!李长安结婚的时候要是能拍照就好了,要是店里挂上他们的照片,定喜服的人肯定多得踏破门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