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圍堵 二看書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空中围追堵截将幽冥大帝狞狂的分身慈悲老人截住了,易天传讯给熊二宝和邑顺,三人分别从三个方向逐渐压缩其活动空间。最终将慈悲老人围困在了一座孤峰上。
对方也是察觉到了来人气势汹汹,以一敌三之下又是身在佛灵界,天时地利人和一项都不占据。易天远远眺望过后则是欺身上前至慈悲老人面前百二十丈才稳住身形。随后开口叫道:“没想到你还会空间神通功法,可惜这般秘术神通好像也没有修炼到家。又或者说狞狂的本体没有将整套秘术神通都赋予你这具分身上。”
那慈悲老人却是面色凝重的道:“我知道你是离火宫的人,这般神通自然是瞒不过你的耳目,只是你想要将我留下也得花点代价才行,莫要以为和当年在妖界之中一般,我可不像第一具分身那般羸弱。”
听罢易天却是大笑道:“听闻狞狂的分身之中以幽冥童子为最强,至于那碧落妖姬的手段也不差。不知道你这慈悲老人的实力与他们比起来又有什么异同,如果光是这般空间神通那就不要再献丑了。”
“小子你也不要太狂妄了,”慈悲老人说罢身上的灵压波动再次提升起来,他的体型像是充气后强行鼓了起来。
‘咔咔咔’的声音传来,易天以为是他肉身暴涨后将自己身上的衣衫都蹦破了。转眼打量了下脸上却是露出些许诧异之色。
只见在慈悲老人的身体之上纷纷有白色的骨骼探出,从体表皮肤上长出的骨骼初时只有拇指粗细,可随着灵力不断提升之后那些骨骼暴涨成婴儿手臂那般。
慈悲老人的身躯也随之变化起来,身形越长越高直至三丈大小的样子。此时他身上的肉体似乎完全被白骨所覆盖了,整个人除了头部还像个正常人外身躯已经完全骨质化。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人首牛身的怪物模样。
易天盯着仔细打量了下随即沉声道了句:“狞狂果然是有点能耐竟然将神魂附着于上古奎牛枯骨上炼制成分身。”
远处也是听到邑顺的声音叫道:“这头奎牛枯骨有些年头了至少也是曾经大圣级别的骸骨,蕴藏的灵力不小大家要小心了。”
而三息后熊二宝的咆哮声传来道:“我到佛灵界后总算是等到了大场面,今天你们谁都不要和我抢,让我先来。”
未等二人回复只见熊二宝周身有道黑色的灵力骤起,接着他的体型也是猛地拔高了五尺。原本身上那灵修样的皮肤恢复成食铁兽黑白相间的毛皮样,接着双掌一拍调动起天地元气。两手之中各祭起一道飓风后照着面前的慈悲老人奎牛枯骨身躯掠去。
“雕虫小技,这些人中就你的实力最差还敢大言不惭,”慈悲老人桀桀笑道,似乎是完全不见熊二宝的攻击放在眼中。
他的神念只放出三成来应付熊二宝,至于其他的七成还是死死盯住另外两人。易天觉得自己身上被对方大部分神识锁定住了,显然慈悲老人也不是傻瓜知道这里面谁才是最厉害的人物。
“呼呼”声大作之下熊二宝的两道飓风将这方天地都笼罩了起来,四周变得暗淡无光。飓风所到之处将下方的山峰都吹得纷纷裂开,可慈悲老人的奎牛枯骨身却是透出一股灰白色的幽冥之气将自身护住。那劲风处置身上后竟无法撼动其分毫,少倾慈悲老人身形动了,双手枯骨一合化成一柄偌大的白骨斧子照着面前袭来的风龙迎面砍了上去。
所谓一力降十会,再精妙的招式于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是花拳绣腿。那势大力沉的白骨斧落下后激起道道灵压波动直接正面抗击两道飓风。期初是呈相持不下的状态,可三息后却是将那风龙原封不动的推了回来。
易天见罢知道情况不妙,正准备出手突然一道金光闪过后后直接加持在黑色风龙之上。瞬间两道法术便僵持在了空中,‘呲呲’声响大作之下,那金光正无情的蚕食起白骨斧上的幽冥之气。
不消多说却是邑顺出手,他所施展的佛宗秘术正是那些幽冥之气的克星。而且以二敌一之下自然可以力压对手。
‘砰’的一声巨响双方的神通法术在空中爆裂开来,而后一道白色的身影竟然趁着灵压波动爆裂的瞬间朝着熊二宝那边径直冲去。那光色光影之中正是慈悲老人所化的奎牛枯骨真身。
龙宝宝们的极品保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他是看透了如果今日想要脱身绝非易事,被三人围住之下想要从容离去必须破开其中一人的围堵。明眼看来那熊二宝正是三人之中最弱的一方,柿子要挑软的捏这道理谁都懂。
所以慈悲老人趁着一招过后的间隙竟然准备强行突破,虽然妖族身躯强度惊人,可他这身奎牛枯骨也不见得差了多少,甚至于比熊二宝的妖身来的更为强悍点。
空中两道灵压波动同时抨击在一起,熊二宝仓促应战之下自然是略显被动。在那奎牛枯骨的猛烈撞击之下整个身形往后退开半里都未能稳住势头。
好在他本身食铁兽族的天赋就是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极强,即便是被这么猛地撞开那么远也只是体内气血翻腾起来,喉咙一甜强行将血气压制了下去。
而后凶性大起之下身上的灵压波动也是急剧暴涨起来强行顶住了对方的势头。那慈悲老人见罢只是桀桀的冷笑了几声,口中道了声:“长”。
只见他背后的枯骨张开极速疯狂的生长起来从左右两侧穿插而过将面前的熊二宝一个合围困在了内中。
同时那些枯骨之上闪现出点点黑色的暗纹星光,这些光芒强度越来越强好似在吸收熊二宝身上的妖力一般。远处负责压阵的邑顺见罢面色大惊手上连连结印后照着那夔牛后背掠去。一只只万字佛印在空中若隐若现直击那奎牛枯骨的后被之上。虽然万字佛印所到之处破开了幽冥之气又将在那枯骨上打出了一个个偌大的凹坑,却也难以破开其防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