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仙道劍閣 愛下-第一百零九章 假的,都是假的 (求訂閱,推薦)鑒賞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嗡!
随着怨鹤体内涌出的灰色光芒注入到面前的雕像之中,一声宛如古筝的清脆之音当即响彻在大殿之内。
于此声之中,周渔就看见面前三丈高的怨鹤雕像之上,顿时有灰蒙蒙的光华犹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化作一个漩涡一般的门户。
唰!
只是片刻的时间,就见怨鹤一跃而起,飞入到此门户之内。
透过隐约的光芒,周渔借助眉心破禁法目之力,发现这漩涡门户的背后,是一片看似广袤的山谷,于此山谷之内鸟语花香,看起来灵气十足。
长生大帝 九霄云龙
“走!“一念即此,他身化剑光紧随其后。
随着一人一鹤没入到门户之内,灰色的漩涡门户当即消散一空,原本神采飞扬的雕像,再次沉静下来。
咻、咻!
同一时间,一处鸟语花香的山谷之上,只见两道颇为狼狈的身影跌落下来,正是穿越门户来到此地的周渔和怨鹤。
”好浓郁的生机之力。“方一站稳,周渔便感受到一股惊人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他向着四周看去,只见这座山谷之内,无论花草都散发着一股晶莹如玉的色泽,在阳光之下看去,更有不少五颜六色的灵光溢散而出,让人不禁产生一种如梦似幻之感。
“宝地啊,寻常的花花草草都看起来灵机盎然,若是存在灵药,岂不是效果更为惊人?”
即便明白眼下应该是怨鹤的本源优先,但这却不妨碍周渔将目光放在这山谷四方,开始打量。
“可惜,没有发现什么奇异的天才地宝?”数息之后,周渔收起眉心的破禁法目,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在也并不是全无收获。
在这山谷的后方,破禁法目看到了一片奇特的生机在酝酿。
这股生机很奇特。
若将这山谷里的灵植花草比喻是火苗的话,那么这股生机就是炙热的烘炉。
大宋军神
且这烘炉之内,孕育着一股极为骇人的力量,哪怕是破禁法目,也不能一窥全貌,只是隐隐有所猜测。
还没等周渔将眼中所见告诉怨鹤,后者便宛如离弦之箭,飞越了整个山谷。
哗啦啦!
一片翠绿的草地上,清澈的泉水穿过竹林、绿树,从山隙间流淌而下,从山腰清泉,到山坡低谷,直到形成一条不过两步之宽数十米之长的清澈溪流。
流水清澈,河底可见形态各异的鹅暖之石,于此溪水之旁,此刻正有一名戴着灰色斗笠的老者,端坐在拱桥旁单手垂钓,显得悠然自得。
当周渔来到此地的时候,就见怨鹤站立在此人三步之外。
“这就是你的本源?”周渔疑惑的问道。
眼前的老者看起来栩栩如生,体内生机也旺盛如烘炉,似有一股极为可怖的力量封印在看似瘦弱的肉体之内一样。
但实际上,此人没有魂。
类似这种肉体强盛,体内无魂的躯壳,在修士眼中可谓时最好的夺舍之躯。
要不是怨鹤和这老者一站一座相互并立之时,彼此之间私有一股莫名的气息隐隐相合,周渔说不定会因此而心动。
“莫非找回本源之力,便是让守护星灵进入到这样的本体之中?”想到这里,周渔眉头一皱,颇为警惕的看向沉默的怨鹤。
他与这鹤的关系看起来合作无间,但这却建立在以他为主导的地步。
若是此鹤找回本源之后,突然翻脸,那他可就危险了。
毕竟这老者体内蕴含的生机实在太过惊人,光只是看着,便让他的破禁法目感觉到一阵刺痛。
“你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怨鹤?”想到这里,周渔的目光,看向似在眺望的守护星灵。
“你,听到吗?“听到周渔的话,怨鹤张开羽翼,像是在这短暂的时间拥抱了自然,看破了沧桑一般,仰头沉吟道。
“……”
这是膨胀了吗,周渔心想,他一时不确定怨鹤这话里的意思。
是意有所指,还是因其本源在前,使得生出了对他的提点之心。
“你看这溪流,从山上而来,由小而积大,汇聚成流,因其流动,使得此山看似不动,但实则已动,这便是魂。“怨鹤看着眼前流淌而过的溪流,看着流水之下被水波推动的碎石,缓缓说道。
“山有魂,便为灵,如此山中之物可活。”
“那这吹拂山间的风呢,风来而草木动,不也算魂?”周渔随口说道。
“草木为表,犹如身之皮毛,岂能如水一般润物细无声,融入山峰之间。“说到这里,怨鹤低头,再次看着面前流淌而过的溪流。
“只可惜,水至清则无鱼,身无魂则念断……无鱼又怎么能够钓起鱼呢?“说到这里,怨鹤嗤笑一声,全身开始有灰色的光芒涌动起来。
“你助我找回本源,接下来我必定尽力帮你于此地获得你想要之物,现在还请为我护法。”
随着此声落下,还在凝眉思索的周渔就看见怨鹤体外的光芒越来越旺盛。
同一时间,单手垂钓的老人,其右手手中那无饵的鱼钩也在此刻散发着一阵灰色的光芒。
使得原本平静的溪流,在此刻似有鱼饵咬动一般,掀起一阵荡漾的涟漪。
唰!
下一刻,周渔就看见怨鹤化作一道灰色的光芒投入到溪水之内。
不灭天君
灰色光芒随着水波荡漾,于涟漪停止之时,一道灰色的细线沿着鱼线没入到一直端坐着的老人身上。
嗡!
周渔瞳孔猛然一缩,情不自禁的就要想后退出,但在即将迈步之时,却又深深地咬牙挺了下来。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稳坐钓鱼台的老者,恍惚之间似看见一只高傲的苍天之鹤正展翅而飞。
嘹亮地鹤鸣之音,在他心头响起,犹如洪钟幕鼓,让人震撼。
“只是苏醒之前就有如此威势,若是完全醒来,其修为又该是何等惊人?”周渔忍不住想到,脑海之中于心生敬畏惶恐之时,又不由得产生一丝期待。
嗡嗡嗡!
随着时间往后,这鹤鸣之音也越发的强盛之来,有肉眼可见的波动,从怨鹤的本体之上传来。
这波纹,越来越强,使得其附近所在的空间都开始扭曲起来。
远远看去……
“嗯?”周渔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一刻,他看见了怨鹤本体的另一面。
之前虽然同样栩栩如生,但此刻随着怨鹤与其合二为一,于这栩栩如生的之上,更多了一份真实。
讲不清是什么感觉,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在看帘后的烛火跳动一般。
说不出,道不明!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但却让周渔在一望之下,心头猛然一紧,于明明之中升起一股明悟。
此事,于化神有关。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方才怨鹤莫名其妙的一番话。
但正当周渔隐隐有所感之时,突然一声惨叫陡然在周渔耳旁响起。
于此惨叫之中,周渔的识海剧烈动荡,使其清醒过来之时,脸色苍白的瞬间,一口鲜血大口吐出,全身的气息都散乱萎靡起来。
他面色狰狞的抬头看向前方,那惨叫之音,来至于怨鹤。
事情有变。
这一看,周渔的瞳孔猛然一缩。
只见即将复苏的钓鱼老者,那原本蕴含可怕生机的肉身,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缕黑色的烟雾。
于这烟雾之中,那让破禁法目都为之触目惊心的可怖之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起来。
“走,快走,此地早已被人捷足先登,所有的一切,全部是假的,我也是假的。”这一刻,怨鹤的声音,充斥着悲愤和绝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