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一九八一年


精华小說 一九八一年 txt-第七百七十二章:拍電視劇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晚上,王慧在“事竟成饭店”定了一个包间请黄瀚、黄馨等等。
黄瀚当然守约按时和陆瑶一起回来了,还比成文阁和萧蔷早了几分钟,五人直接去了饭店。
王慧和梅红艳、项国红已经在包厢里等着,见到黄瀚,萧妈妈问道:“开几瓶茅台怎么样?”
萧蔷乐了,道:“你这是问客杀鸡呀!”
萧妈妈笑着摸摸萧蔷的脑袋,道:“难道我还会跟你们虚情假意?”
萧蔷故意道:“你没有直接开瓶而是先问一声,肯定有这个嫌疑。”
“我带来了四瓶茅台酒,今天不喝也会留给你们。”
“哈哈……,这还差不多!”
黄瀚摆手道:“自己人用不着那排场,开两瓶芳华醇就可以了。茅台酒也用不着留下,我们请客也都是用芳华醇。”
王慧道:“那哪行,至少也要开青花瓷啊!”
几人坐定,项国红给大家都满上一杯,却没给自己倒酒。
黄瀚认识项国红,道:“晚上用不着开车,你可以喝几杯。”
项国红有分寸,瞧向王慧。
“今天我陪小蔷哪儿也不去,你可以喝酒,小梅想去逛外滩可以坐公共汽车。”
“我肯定跟着您,照顾您,晚上不出去。”梅红艳道。
黄瀚道:“那就大家都尽兴!”
所有的人都喝白酒,黄馨、萧蔷和陆瑶也不例外。
她们喝酒是闹着玩,没有酒量,至多喝一两。
王慧这两年酒量练上来了能喝半斤,有可能是人到中年,她貌似有点喜欢喝几杯白的。
她还单独跟黄瀚干了两杯!
中国人的酒桌文化不是盖的,原本还有些拘谨的项国红和梅红艳两杯酒下肚,自然多了。
萧蔷和陆瑶、黄馨喝酒都上脸,此时面孔都红扑扑的。
萧蔷终于知道妈妈不是遇上了难事,是有了好事,又到了“家园集团”分红的日子。
因为“家园集团”的效益太好,又因为资本膨胀了一倍,如果今年还按照利润的两成分红,一股的比例高达百分之四十几。
王慧、陆惠和马市长担心分红太高会惹麻烦,难以决定。
跟钱国栋、陈义华商议,他们俩不太好表态,因为他俩也是持股者。
也难怪,三年不到“家园集团”的本金翻了两倍,如今的总资产都超过八千万了。
羡慕嫉妒恨怎么可能没有?
如果年底前分红的额度是去年的双倍,造成的影响太大,搞不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
钱国栋和陈义华不表态,还建议王慧和陆惠不要请示宋书记。
因为这种事情不确定性比较大,让宋书记表态岂不是把他推向风口浪尖?
然后几个人就想到了智囊黄瀚,所以王慧就赶来沪城跟黄瀚商议。
听王慧讲清楚了来龙去脉,黄瀚笑了,道:“你们的顾虑很有道理,虽然我们三水市一直高调宣传股份制公司理所当然谁投资谁收益。
但是不排除有些人出钱时如同要他的命,见人家分红时拿到手很多钱,又会气得差一点丢了命!”
“噗呲!”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第一次听黄瀚侃侃而谈的梅红艳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慧点头道:“的确如此!这种人还不少呢!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这事儿好办,“家园集团”去年分红百分之二十不是没闹出什么意外么?今年外甥打灯笼——照旧!”
“可是我们今年的纯利润是去年的双倍还不止啊!”
“少了分红,“家园集团”自有资金更多,肯定能够多做项目,有利于发展。
况且咱们还应该未雨绸缪,万一哪一年效益不理想,因为老底子厚,还能维持住百分之二十的分红。”
“呵呵……”
这一回王慧呵呵了,因为她不认为“家园集团”的效益会差到不能实现两成的红利。
她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家园集团”越做越顺,越做越大,由于自有资金倍增,资金成本还在下降。
黄瀚也仅仅是说说而已,他有理由相信,有了良好开局的“家园集团”肯定能够红红火火二三十年。
“妈妈,你别呵呵好不好,你不认可黄瀚的说法就应该直截了当反对!”
“我没有不认可黄瀚的说法,只是认为他有些过于谨慎!
我们“家园集团”的实力与日俱增,不太可能实现不了每股百分之二十的分红。”
黄瀚道:“我一样的这么认为!你们干脆以后用不着考虑分红比例,就按照每股百分之二十。”
“这个样子积累下去,十几二十年后,每股的实际股本会不会翻一百倍?”
“有这个可能性!”
“啊?”萧蔷和陆瑶都惊呆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她俩手里的股票值一二百万?
这没什么!房地产股就应该是这个行情,如果上市了,算上溢价,原始股翻五百倍都不奇怪!
其实这事儿电话里谈谈就行了,王慧特意跑一趟真的是为了来沪城看看萧蔷。
晚上,萧蔷没有回小洋楼,她陪着妈妈住在“事竟成宾馆”。
看着洗完澡走出卫生间的小闺女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半斤酒下肚,有些酒意的萧妈妈笑问:
“这段时间和黄瀚同吃同住,有没有什么进展吗?”
“你是知道的呀!我和陆瑶住一个房间。能有什么?”
“那陆瑶和黄瀚关系怎么样?”
萧蔷脸上的神色立马黯淡不少,她道:“陆瑶和他同校、同系、同班,都能够用出双入对来形容了!”
萧妈妈一声长叹:“唉!走了沈晓蓉,又走了张春梅,怎么还有个陆瑶啊!”
她现在春风得意处处顺心,就盼着萧蔷和黄瀚能够走到一起,只可惜好事多磨!
“妈妈,你别怎么说,陆瑶人蛮好的,我俩关系好着呢!”
“来,来我这里,别冻着。”
萧蔷钻进了妈妈的被窝,靠在妈妈的怀里闭上眼睛,道:“妈妈,咱们别聊这个话题,好烦啊!”
“可是你们一天天长大,应该想想将来了。”
“好好学习,将来做大事,也像沈晓蓉那样。”
“沈晓蓉怎么了?”
“她呀……”萧蔷把这段时间听来的故事讲给妈妈听,听得萧妈妈额头上汗水都流出来了。
“赚上亿美金?我怎么觉着根本不可能呢?”
“家园集团”不到三年赚了六七千万,萧妈妈已经觉得如有神助,人家居然轻飘飘赚这么多?
这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黄瀚说过,玩金融的高手在华尔街赚钱就跟白捡似的。”
“你现在学的金融知识有用吗?”
“黄瀚说过,那些知识是死的,关键是谁掌握?”
萧妈妈更加觉得热,额头上都开始滴汗了,她道:“你怎么一口一个黄瀚说过呀?”
“黄瀚的话有道理,我爱听!”
“额!”萧妈妈无言以对。
“沈晓蓉能够在日本股市和华尔街赚那么多,也是因为她都听黄瀚的!”
“唉!……”王慧又是一声叹息……
王慧也是大忙人,她们第二天早上就回了三水市,这当然是因为有了小汽车,很方便。
也是因为知道当下的国内交通极不方便,所以黄瀚才在姜晓娟任上就建议三水市别限制企事业单位购买交通工具。
但是要图实惠、图实用性,严格限制车的档次。
故而现在三水市效益良好的企业配有几辆桑塔纳纯属正常,“家园集团”有三辆桑塔纳还有两辆面包车。
这些车当然不是买的高价,是最大化利用国家给合资公司的优惠,秦淑洁公司代理进口,用人民币算账,一辆桑塔拉仅仅是八万块钱。
“家园集团”使用黑牌照小轿车合理合法,因为“家园集团”不仅仅是股份制公司,还是合资公司。
虽然秦淑洁的港资和孔老板的台资都不多各占股百分之四,但是外资公司该享受的优惠政策一个都不少。
给了“家园集团”这么多优惠政策政府岂不是太吃亏?
不可能,“家园集团”三水市政府和物资局、交通局等等政府机关合计占股百分之五十一,控股,分红当然是政府占大头。
这就是黄瀚的聪明之处,政策性依赖特别强的股份制公司如“三水市城市银行”、“家园集团”一定要保持政府控股。
政府是最大受益者,个人投资者赚钱才能赚得安心、赚得长远。
萧蔷第二天回小洋楼时居然拎了四瓶茅台酒,进门时还装出小心翼翼的样子,轻轻地敲房门,道:
“请问,黄市长在家吗?”
陆瑶乐了道:“这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还真像找市长办事的小人物!”
黄瀚竖起大拇指道:“我们几个中最有表演天赋的应该就是你,你想不想成为电影明星啊?”
“切!不稀罕!我堂堂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犯得着做那个?”
“以后的电影明星很好赚钱的!”
“更加不稀罕!我现在就能够确定我是个有钱人,犯得着为了钱去干那一行?”
“咦!你怎么转了性子啊?”
“什么意思?”
“以前你特喜欢演出,不带上你滥竽充数,你都不乐意,我还以为你特喜欢成为大明星呢!”
“不管多大的明星都摆脱不了卖笑生涯,不会有社会地位,我有理想有实力,用得着走那条路?”
陆瑶走过来扬起手,默契的萧蔷立刻和她击掌。
陆瑶道:“我和萧蔷的想法完全一样,我们有美好的未来,干嘛要去做戏子?”
黄瀚笑道:“时代在发展,戏子很快就拽得能上天,她们赚钱也跟白捡似的!”
俩人异口同声道:“不稀罕!”
黄瀚双手竖起大拇指举在眼前,道:“好样的!我支持你们!”
王慧走后的第三天,陆玥找来了,他是一个人乘坐火车来的,一样的住进了“事竟成宾馆”。
他这个人做事谨慎,不想把自己跟黄瀚的关系弄得人尽皆知,更加不想让同事们知道他其实是听黄瀚的指挥。
陆玥这一趟来上海的目的是让黄瀚看完稿的改编剧本,并且接受下一步的安排。
黄瀚准备利用明年暑假时间参与拍摄《剑出吕梁》,他知道两个月时间不可能完成这部三四十集的电视剧。
前期准备和后期制作他全部交给陆玥负责。
陆玥没联系拍摄《血战台儿庄》的导演,因为人家功成名就,级别太高。
但是不妨碍陆玥把曾经参与拍摄做各项具体工作,却上不了演、职员表的工作人员请来一多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剑出吕梁》的版权是黄道舟个人拥有,拍电视剧是“全力企业”独家出资,创意来自于黄瀚。
故而出品人、制片人、监制、总导演,黄瀚当仁不让,抬举陆玥担任副导演、副制片人。
第一步当然是选定几个主要演员。
黄瀚当然选电视剧《亮剑》里扮演李云龙、楚云飞的演员来演主角和配角。
此时这俩人的岁数更加贴近角色的年龄,因为《剑出吕梁》、《亮剑》的男主角和男配角就应该是三十岁左右。
但是《亮剑》里的那些女主角和女配角就不行了。
这无关演技、无关颜值,而是时间太早,她们一个个都是七八岁的黄毛丫头,都在跳橡皮筋呢!
于是乎黄瀚给陆玥出了一个金点子,让苏南省电视台造势,做一档娱乐节目,为《剑出吕梁》节目组海选女主角。
女主角当然是两个,一个是男主角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妻子,还有一个是六十年代中后期陪主角一起自杀的妻子。
当然,《剑出吕梁》这部作品没有写最让人痛心的这一段,含糊其辞了。
黄道舟当时想写来着,因为他也是那个造孽时代的受害者。
黄瀚认为纠结过往没有丝毫意义,劝黄道舟向前看,干嘛去撕扯旧伤疤?
此时的电视节目很政治,没有那种纯娱乐的没脑节目,陆玥问明白了流程后,乐得抓耳挠腮。
黄瀚干脆给爸爸打电话,让“全力企业”出资三十万冠名苏南省电视台《剑出吕梁》女主角海选的主题节目。
谁知如今的黄道舟不是盖的,他不仅仅特意海选女主角造势,还在电话里问黄瀚,有没有为电视剧创作一首主题歌?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一九八一年 愛下-第七百二十八章:歷史底蘊深厚分享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企业做大做强了好处多多,历史上春澜的领头人曾经连续两届被选上了ZY委员,就可见一斑。
只不过他没有把握住大好形势,也有可能是技止此耳,春澜失败了。
取而代之的“全力企业”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
性格决定命运,黄道舟命运多舛,经历过大风大浪,早就识得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这个“全力”领头人要比少年得志的春澜领头人谦逊,不可能急功近利、盲目进取,更加不会因为好大喜功导致方向性错误。
省里不仅仅提升了“全力企业”的级别,给了黄道舟正厅级待遇,在贷款、税收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鼓励黄道舟增加投入扩大产能。
省里还尽可能帮助“全力企业”引进人才,知道“全力企业”通过非官方渠道请苏联的相关专家后,故意不管不问。
今年夏天,经过省里协调、批准,全力企业分配的大专生、大学生有一百几十个,其中有十七八个来自名校的制冷专业。
“全力企业”给美金请苏联专家得到了上级默许,即便工资没有国际标准高,也足以让专家动心。
那是因为“地图脑袋”上台后如同搅屎棍,本来就腐朽得发臭的苏联体系,被他一搅,更加臭不可闻。
太多苏联专家失去了信仰如同行尸走肉,再加上苏联的规章制度形同虚设管理开始混乱,经济形势越来越糟。
于是乎,陈义华就有了可乘之机。
有信仰的人,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总是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具备奉献精神,对工作充满热情。
一旦发现自己的追求,自己的信仰完全是个笑话,遭受的精神打击无与伦比,立马能颓废。
苏联的科技在七八十年代真的不太落后,特别是高科技领域,只不过科学家研究的成果绝大多数没有转化成民用产品。
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已经在“全力企业”干了一两年的苏联专家当然了解本国制冷专业的最高水平。
当然知道谁才是这方面的权威。
黄道舟不仅仅命令“全力企业”的干部、技术员跟来自苏联的专家友好相处。
还以身作则,尽可能一个月请包括苏联专家在内的空调压缩机研究团队喝一顿大酒。
黄瀚不可或缺,因为他也是研发团队的权威人士,拥有的发明专利最多,六七十岁的老教授、老专家都不肯轻视黄瀚。
只要陈义华在三水市黄道舟都会特意打电话请他参加。
陈义华也是老牌知识分子,精通俄语,他还有个特长,酒量特别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乐意跟苏联专家边喝边聊,苏联专家更加喜欢和陈义华、黄道舟、黄瀚喝几杯。
因为他们知道陈义华和黄道舟都是三水市的高官,知道三水市人口很多加上流动人口恐怕都不止一百万。
知道整个扬州地区的人口都赶上欧洲一个国了。
中国人喜欢喝酒后吹牛逼,苏联专家渐渐的适应了,也一边喝一边吹。
半斤三水优质高度大曲,当然,现在这酒改名字了,叫做“芳华醇”,下肚,简直无话不谈,甚至于把小时候偷看邻居阿姨洗澡都坦白了。
三水市酒厂今年春天也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原本的资产估值三百万,增资扩股了二百万,总股本五百万。
依旧是钱国栋负责改制,市里信任钱国栋,因为在他手上改制了十几家单位,没听说过他谋取过私利。
也没有发生过一次群体事件。
黄瀚以前不太放心钱国栋,担心他经受不起诱惑,经常在喝酒聊天时敲打他、提醒他。
后来渐渐发现,钱国栋心态特别好,不仅仅是因为加上“事竟成宾馆”的分红,他的收入丰厚,也不是因为位高权重,最大的原因是儿子争气。
他是个聪明人,感觉出黄瀚的意思,曾经趁着酒劲跟黄瀚吐露心扉。
那一天他酒喝得不少,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黄道舟和黄瀚。
他让黄瀚放心,他拥有“事竟成宾馆”的股份,购买了“家园集团”的股票,还购买了“丰登集团”的股票,反正黄瀚只要是认准了的,他只要手里有钱都参股了。
他的工资、奖金和兼职董事长的股份制公司外加的待遇,不少了,足够日常开支。
他不屑于贪腐,也用不着贪腐,能够确保富足一辈子,会永永远远抬头挺胸做人。
心理平衡确实太重要,那一天的钱国栋话特别多,反反复复强调,他觉得日子舒坦。
口口声声说他位高权重,有钱有势有资产,还有个值得骄傲的儿子!
不对不对!钱爱国的成绩不是黄瀚学习小组垫底的之一吗?
这不假。
但是能够考得上实验中学高中部,就已经跑赢了百分之九十八的三水市乃至于全国的初中毕业生,属于百里挑二。
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同学想要加入黄瀚团队,必须具备相当的实力,又是十选一都不足。
能够进入黄瀚学习小组的,那就不是靠运气、靠实力,完全是修来的福气,实验中学的高中生百里挑一都没机会。
钱爱国不仅仅是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学生,还是黄瀚学习小组的成员,又是黄瀚团队的吉他手主唱之一。
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家长和同学们,钱国栋有理由为儿子自豪!
他心理平衡处处顺心,处理事情凭良心、讲政策、伸张正义,一手托两家。
钱国栋主持三水市天目山粮食酒厂改制时号召干部职工踊跃参股。
自己带头买了将要成立的“三水市芳华酒业股份制有限公司”五千块股票。
只不过三水市酒厂原本效益一般般,生产的白酒局限于本地市场,而且是低价市场。
三水市人民群众绝大多数喝本地酒,但是并不表示看好将要成立的“芳华酒业”,不肯拿钱入股。
为此钱国栋带着丁厂长来找黄瀚问计。
三水市酒厂的情况黄瀚熟悉,前世今生都熟悉。
前世是因为表哥陶俊在酒厂做了一两年临时工,因为黄道舟只舍得喝本地产的地瓜干酒。
今生当然是因为开“事竟成饭店”时,酒厂看在燃料公司刘经理面子上,给了大力支持,送来三大缸散酒,三个月后结账。
黄瀚一家子都是讲究诚信的人,张芳芬和黄道舟坚决不肯在酒缸里掺一滴水。
没几天“事竟成饭店”的酒地道,比信誉最好的糖烟酒公司坝口门店的还要地道,农村供销社的散装酒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后来发展到农村人上街,特意来“事竟成饭店”买二斤地瓜干酒。
直接导致“事竟成饭店”成为酒厂的销售大户之一。
卖酒虽然只有百分之十左右的毛利,一天至多赚几块十几块。
但那可是一九八一年,市区的三间一厨才五百块钱,国营工厂的一个二级工一天仅仅赚一块多钱。
黄瀚知道三水市酒厂是三家解放前的老作坊公私合营的,最老的一家可以追溯到满清“康乾盛世”。
时过境迁,想当年,应该是一九八一年。
那时的丁厂长来“事竟成饭店”见面,充满优越性,黄瀚家有求于人矮了三分。
一年后,黄道舟把“液压元件厂”盘活了,开始招兵买马,丁厂长托刘经理说情,使得他的大儿子得到了保管员的好工作。
这时丁厂长在黄道舟面前已经没了优越性,说话时都用上了敬语。
一晃眼快八年了,丁厂长由钱国栋领着,由当上了物资局二把手的刘经理刘启全陪着来到黄瀚家堂屋,落座时只肯坐了半个屁股。
这不怪他,他这个厂长连科级都不是,其实是个以工代干,平时见个局长都得陪着小心。
如果不是改制,市长根本不可能去那个才一百多工人的小厂。
黄道舟的级别都跟地级市的领导们一样大了,黄道舟管理的“全力企业”,职工人数都快有酒厂的一百倍了。
丁厂长进了黄瀚家的门,当然表现得有些谦卑。
之所以如此,不仅仅是因为他和黄道舟的巨大差距,更大原因是儿子丁俊得到了黄道舟栽培,在“全力企业”干得风生水起。
有些人就是如此,仅仅是为了自己,可以无所畏惧,可以昂首挺胸,但是为了儿子,就变成了战战兢兢,愿意低三下四。
黄道舟、黄瀚听钱国栋、丁厂长讲清楚了酒厂改制的来龙去脉后,黄道舟也什么好建议,盯着黄瀚瞧。
想低调做不到啊!钱国栋主抓的股份制改制遇到了困难,必须帮。
以丁厂长以前跟家里的关系也得帮。
刘启全的面子也得给!
“爸爸,你干嘛一直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特别帅?”
黄瀚开口了,还以为他准备拿主意,谁知是逗闷子。
“噗!”钱国栋正喝了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
刘启全笑得前仰后合,黄道舟早就习惯了,此时也忍俊不禁。
道:“不许卖关子,你主意正,说说呗!”
“本厂职工和群众不想入股应该是不信任酒厂的领导班子,不信任丁厂长。那就取得他们的信任,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黄道舟现在的高度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他问道:“丁厂长,职工不积极不要紧,党员干部带头啊!你自己准备投多少钱?”
“我有一万多存款,准备全部投厂子里算股份。”
“其他干部呢?”
“他们有的答应拿五千,有的给三千,加起来有两万多。”
“你们算过账,计划是增资两百万,实际情况能够弄来多少本金?”
“满打满算只有三四十万,干部、群众看好‘家园集团’看好那些开发区的工厂,不愿意买我们酒厂的股份。”
黄瀚问道:“你们厂解放前的发酵池还在吗?”
“当然在,只不过效率太低,基本上不用了。”
“你对酒厂有信心吗?”
“当然有,要不然我哪里舍得把全部积蓄都拿出来都入股?”
“那就胆子更加大一些,入股十万块。”
“啊?我家哪里有这么多钱?”
“跟丁俊说说,就说我建议他支持你入股将要成立的‘三水市芳华酒业股份制有限公司’,只要你入股十万块,我就会入股三十万。”
丁俊是“全力企业”销售公司经理之一,负责省城市场,这两年业绩很好,奖金、业务费很高,拿得出七八万块钱。
他属于黄道舟重点培养的人才,是准备当心腹使用的,黄瀚让他爸爸带话了,他肯定会竭尽所能拿钱。
如果他不肯,足以说明他并不信任黄道舟和黄瀚。
打击报复不至于,黄道舟和黄瀚都不少小肚鸡肠的人。
但不管他是不是有能力,以后都不会被提拔,当个销售分公司经理到头了。
能够为你所用的人,才是人才,不是人才也得把他培养成才,跟你不是一条心的,只能呵呵。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就是这个道理。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也是这个道理,关键是猪走不到风口,黄瀚是先知,可以确保人才到达风口,也能够把猪推到风口。
钱国栋如今的判断力不是盖的,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道:“老丁,如果黄瀚入股三十万的消息放出去,我相信至多三天两百万就能到手。”
刘启全道:“庆友,黄瀚入股三十万,价值远远不止三十万啊!你今天算是来着了。”
丁厂长跟刘经理以前关系就相当好,他名叫丁庆友,所以刘启全喊他庆友。
黄瀚支持三水市的股份制改革,大家都知道,更加知道黄瀚的眼光独到,一看一个准。
黄瀚愿意掏三十万入股酒厂,计划中的募集股金二百万转眼间变成了小菜一碟。
丁厂长立刻眉开眼笑,看来他是真的对酒厂有信心,不怕自己入股十万块打水漂,表态道:
“没问题,我入股十万,如果小俊的钱不够,我拿房子去银行抵押贷款。”
“钱叔叔,丁厂长是不是改制后‘芳华酒业’的总经理呀!”
“酒厂本来就不是个亏本单位,有些微利,这一次改制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市里原本就没打算动老丁,如果他拿出十万块入股,总经理的位置更加不成问题。”
黄瀚吩咐丁厂长道:“改制可以慢慢地搞,工作不能等,明天你就得履行总经理职务,第一件事修缮老发酵池,包括周围的明清建筑群。”
“啊?不是……,那里哪有什么明清建筑群啊?就是几间老房子,肯定不是明朝的连清朝晚期都不是,应该是民国年间的。”
“不许瞎说,那老发酵池诞生于一六一七年,历史底蕴深厚,故而酿造出天下最醇的粮食酒。”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